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意的战争


□ 白天光

白天光男,当代作家。1980年开始发表小说,已发表小说三百多万字。近百篇小说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选载。有二十多万字被译成英文、法文、日文、俄文介绍到国外。出版长篇小说《雌蝴蝶》等多部,部分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现为专业作家,兼某杂志副主编。

1

德国犹太人鲍列夫和他的太太乔娜来到哈尔滨的时候,是半夜十二点的时候,索菲亚教堂的灯已经熄灭了。鲍列夫敲着教堂的后门,一会儿教堂的后门开了,牧师留道夫问:“你找谁?”
鲍列夫说:“我找牧师留道夫,我从德国过来,我的朋友伊凡让我来找留道夫,德国纳粹要把犹太人杀尽,我的父亲、姐姐都被纳粹害了,我们只好来找留道夫。”
乔娜说:“我们已经一天没有吃饭、喝水了,能让我们先喝点儿水吗?”
留道夫说:“我就是你们要找的留道夫,请到屋里来吧。”
鲍列夫和乔娜随留道夫进了教堂的一间房子,留道夫给他们端来了面包片,又给他们拿了一壶红茶水,留道夫还没来得及跟他们说话,鲍列夫和乔娜已经把面包片和茶水全打扫干净了。
留道夫坐下说:“现在到哈尔滨避难的犹太人已经达到了四五百人,哈尔滨也并不是个最安全的地方,这几天逃过来的避难的人,大多去了齐齐哈尔和佳木斯,你们也得尽快离开这儿。”
鲍列夫说:“一切都听您的安排。”
留道夫想了想,说道:“明天早晨,你们去哈尔滨东的宾州镇,我有一个朋友在那儿,他能收留你们,他是宾州镇的大财主,也是一位绅士。不过,你们到那儿去以后,按照当地人的说法,你们不能吃闲饭,你们得能干活。另外,你们必须学会汉语。”
鲍列夫说:“我夫人乔娜懂汉语,我也懂一些。乔娜的父亲来过中国,在中国的天津做过生意。我们选择到中国的哈尔滨避难,正是因为我们懂一些汉语。乔娜的父亲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群。我会做的事情很多,我会修机械、修表,我还会酿葡萄酒。我夫人会的事情也多,她会弹钢琴,会做蔬菜水果沙拉,会烤羊排,她还会缝裙子。”
留道夫说:“我的朋友叫唐守坤,他会接收你们的。”
鲍列夫小心地问:“我对中国了解得太少,也不知道中国人的性格,这个唐守坤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能不能跟我简单介绍一下?”
留道夫笑了:“唐守坤是中国人的精灵,在中国唐守坤应该是出类拔萃的人。用中国人的话说,唐守坤是一个才华出众的人。他的祖父是中国科举的状元,他的父亲也是中国最后实行科举时做上官员的,曾是汤原县令。唐守坤做过私塾先生,就是我们说的民办学校的校长。他通晓中国古代的诗词歌赋。他还通中国武术。唐守坤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他不排斥西学,既信奉中国佛教,又尊重西教。不过,他的脾气不太好,遇事不能和他顶撞。如果你想要和他处好关系,要注意,要多夸奖他,多恭维他。”
留道夫这段话的后半段,鲍列夫没有听明白,略通汉语的乔娜用德语和鲍列夫说了半天,鲍列夫说道:“就是用虚伪的方式让唐先生高兴。我很不理解,东方文化会有这么多虚伪的东西?”
留道夫说:“这不是虚伪,这是东方文化中的礼。”
乔娜说:“我父亲在中国呆了十几年,他认为东方的礼会让人在愉快中生活,这没有什么不好。”
鲍列夫苦笑:“我不需要更多的愉快,我只需要安全。”

2

第二天,留道夫把鲍列夫和乔娜委托给一位马车夫,让这位马车夫把鲍列夫和乔娜送到哈尔滨东的宾州镇。这位马车夫是留道夫的朋友,他经常给索菲娅教堂送蔬菜。这位马车夫也是宾州镇人。一路上,鲍列夫和乔娜看着墨绿色的田野,心中的那些恐慌和忧郁也慢慢释放了。马车夫也懂几句英语,他还懂俄语,他自我介绍说:“我是老哈尔滨,信基督教,也是半个哈尔滨通,我打小就住在哈尔滨,后来,哈尔滨人多了,挤了,就全家搬到了宾州镇。哈尔滨是一个谁都容得下的城市,早年这里住了很多法国人,后来,又移来一批苏联人,不知两位先生小姐是哪国人?”
鲍列夫说:“我生在法国,后来,移居德国。我的夫人乔娜也是德国人,后来随父亲到过中国的天津。”
车夫问:“是到中国来做生意,还是避难?”
鲍列夫刚要说什么,被乔娜拦住了,乔娜说:“我父亲还在天津,我和我先生要在哈尔滨这一带定居,将来想在这里做些生意。听说,中国东北的大豆、高粱都很好,还有重要的制糖材料甜菜,我们就是要在这里住下来,看有没有创建工厂的可能。”
鲍列夫乐了,他想不到乔娜对中国东北如此熟悉。
车夫问:“你们到宾州镇投靠的是谁?”
乔娜说:“唐守坤先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