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镇情史


□ 厂伯慧

丁伯慧

小镇一枝花

柳月穿着宽大的睡衣,趿着拖鞋,走在小镇的街上。按理说,这样一种散步的样子是不合规则的。可这些规则对小镇的柳月例外。柳月穿着睡衣散步是小镇的一道风景。

柳月是小镇的柳月,身材高挑,长着瓜子脸,穿着睡衣反倒显得风情万种。

柳月穿睡衣其实也有讲究的,是宽大的,厚厚的,点缀着绛色小花的那种,而且睡衣中间有一条很宽的带子系着,从前面看有点像日本的和服,从后面看有点像古代的披风。柳月其实穿很多种衣服都很漂亮,像浅绿色的连衣裙,咖啡色的裙子配短小的粉色圆领衫,或者那种城市白领的黑色职业装,这些衣服穿在柳月身上一样是一种风韵,一种千娇百媚的景致。可柳月偏偏喜欢穿着睡衣趿着拖鞋在街上遛达,惹得借助奇装异服扮靓的半老徐娘眼热她的身材和肌肤,也惹得小镇清闲的长舌妇们追根穷源猜度原因。可自柳月走到小镇上以来,就是没人猜得出,穿着睡衣散步其实只是柳月的一种追求,一种目标,或者说,是一种情结。

真要追究起来该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柳月才十五六岁,是在县城读重点中学的学生。柳月放假回来路过小镇,等车的时候,她就站在一家小店门口,有一眼没一眼地看摆在外面的电视。这是一部黑白电视,当时,在小镇,电视还是一种稀罕物,率先买了电视的人家就常常把电视摆到外面来看,既有炫耀的意思,也有方便看客与客同乐的意思。很快,电视就吸引住了柳月。电视里正走着一个女人,大概是有钱人家的女人,穿着一件睡衣,是那种宽大的,厚厚的,上面点缀着绛色的小花,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从客厅走到房间,又从房间走到客厅。女人一手端着一杯咖啡——当时柳月还不知道那种黑色的饮料叫咖啡,另一只手翘着兰花指,优雅地拿着一个小勺搅动着。柳月一下子就被这个女人的气质吸引住了,一种让自己怦然心动的念头诞生了:以后我也要过这样的生活,穿着一件漂亮的睡衣,优雅地,走来走去。若干年之后,柳月嫁给了张自强,拥有这样生活的权利了,可记忆里却忘掉了优雅的其它部分,只剩下了这套睡衣。

现在,柳月穿着睡衣,端着一杯茶,出门了。当然,杯子里不是咖啡,而是茶,可茶杯却非常漂亮,是张自强从城里特地为她带回来的。在小镇,端着茶杯散步代表一种地位,是有闲者的标志,端着茶杯散步或串门足以表明这个人不必为衣食忧愁。柳月端着这个能够给她带来地位也能带来优雅的茶杯,从自家的院子里走出来,打算到下街去串门。柳月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心无旁骛目不斜视地走着。其实柳月的心里清楚得很,马路的两旁有很多双眼睛正盯着自己呢,那些从店铺里从小屋里飘出来或射出来的目光是眼馋的,眼热的,带着一种渴望,或是一种挑衅。可柳月不在乎。早在几年前,她刚刚来到小镇的时候,就被小镇的男人们称作“小镇一枝花”了。既是小镇的花,自然会有人观赏,会有人企图采摘,也会有人嫉妒。柳月就在这种目光里走过去,到她的闺中密友家去。

闺中密友叫王爱琴,名字有些土,可人不土。打初中同学的时候起,王爱琴就是柳月的闺中密友了。她们一道放学回家,一道告别学生时代,又一道嫁到小镇来,一直都是密友。密友须是相互了解的,不仅了解对方的历史,还要谙熟对方的个性,这样密谈时可免去很多细枝末节的解释,直奔主题。

柳月一进门就看到王爱琴正抱着孩子,一边喂奶,一边哼着儿歌,一副很幸福很满足的样子。这个场景原本是柳月见过多遍的,可她仍然心动了一下,眼里辣辣地,像一个小虫子在不经意间闯进眼睛里那样。她不自觉地伸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加快了步伐走上去。王爱琴也看到柳月了,一边拍着孩子,一边抬头招呼柳月。今天这么早啊,昨晚睡得好吗?

柳月在她对面的小凳子上坐下来。好哇,昨天我跟你说的事,你看怎么样啊?

王爱琴轻轻地拍拍孩子,慢吞吞地说,这事可不是简单的事啊,这事,你得先跟张自强商量好哇,这么大的事,是吧。

柳月就不出声了,一只手爱抚地摸着王爱琴怀里的孩子,一只手整了整睡衣。孩子大概是吃饱了,就停了嘴,张着大眼睛,看着柳月,呵呵地笑起来,笑声里一半是呵欠,一半是饱嗝,笑得柳月心里痒痒的。

柳月看了看孩子,叹了一口气,神情里是千种忧愁,万种娇媚。

小镇确实很小,之所以被称作镇而且成为这一带的中心,起初仅仅因为乡政府建在这儿。乡政府的建立表明这儿是一乡的政治中心,自然也就成了人们所向往的地方。于是,十几年来,这儿悄悄发生了一些变化。先是修起了一条像样一点的马路,接着,又有一些住户搬到了路的两旁,这样,马路就成了街。而后,乡中学搬到了这里,再然后是粮站、卫生院,陆续都搬来了,小街慢慢成气候了。小街既然成了气候,就会有一些小商小贩把东西摆到这儿来卖,有了裁缝店,副食店,饭店,形成了一种商贾云集的氛围。这儿俨然又成了一乡的经济文化中心。

最早发现这地方有商业价值的,是一个叫张德成的农民。张德成曾经在外地跟着小贩跑过生意,学会了炸油条的手艺,回来后在这儿开了一个小吃店,专炸油条。那时油条还是这一带的稀罕物,因而生意异常地好。张德成也因此被小镇人称作“油条张”。那时,每天一大早,张家打开店铺的门,滚滚的油锅支起来了,白白的面粉揉成条了,一会儿的功夫,整条街上都飘着油条的香味,很多人一大早到镇上来,多半就是冲着油条张的油条来的。来晚了,可就要排队等了。当然了,这都是隔年的老黄历了,现在街上,炸油条、做馒头的有好多家了,群雄逐鹿,同街叫卖,就看谁的价格便宜,味道好了。

分享:
 
更多关于“小镇情史”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