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夜游人


□ 衣水

  

  衣水,出生于1980 年。曾在《散文》、《中华文学》、《阳光》、《福建文学》等杂志发表作品若干。著有专题小说集《向太阳致敬》,散文集《我是一头驴子》,诗集多部。现为某教辅期刊主管,兼职编剧。居住郑州。

  1.寂静的时光

  接近暮色,接近最后一抹斜阳的消失,我背对着它们,仰望着渐渐暗淡的东山。我感觉那一抹斜阳,悄悄消隐在我的身体里,也隐秘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感觉到了一抹斜阳的宁静和清闲,幕布四合了,舞台上开始空阔起来。

  坐在寂静里,我一言不语。而在梦境之中,我突然就置身在好多的热闹里。蝉嚣躲进树阴,也躲进我的身体,一浪接过一浪地疯长。这时候只是初春,蝉分明还没有蹦出来。这些在我体内蛊惑的,该是过往的海市蜃楼吗?又分明不是。

  坐在初春的暮色里,我分明感觉到我同时坐在两个截然相反的世界,触摸到一热一冷的两只美丽的红气球———世界的乳房。

  坐在一抹斜阳里,我在等待一只蛊惑之手的到来。没有谁能够理解此刻我的枉自多情,也用不着谁来理解。一小抹初春的小风,先来通知大地上沉睡的草木和人,说是要做好生长的准备。我想它的意思是说,春天的大军就要嘈嘈杂杂地开过来了。

  一只蛊惑的手,也会从春天的暗门里探出来。不过我暂时还没有感知它,但它毕竟要来,要在我的身上寻找另一个世界的秘密。这时候我仍旧坐在寂静的时光里,我用不着谁来安慰和爱抚。即使有人枉自多情地对我怜悯,我以为也只是增加一些无意义罢了。

  在不知不觉之中,我仍在等待一只手的到来。这是一只什么样的手呢?它能够梳理我感知的两个世界的混乱吗?两个世界的秩序,都已经不在我的掌控之中。一个世界在走向深渊,另一个世界却走向喧嚣。如果那是一只春天的手,它挥一挥,两个世界都会填满绿色。山河都躲避起来,鸟兽都躲避起来,这时候只有一只大手,在我梦境的原野,像无形而巨大有力的钉耙,一下一下重新梳理一个崭新的世界。

  但是,我隐约感觉到,这只我等待的蛊惑之手,并不是春天的。我真切感觉到,它不属于幻觉的世界。它不是上帝之手,而应该就是我自己的某一只手。如此一来,我顿时一派澄明。梳理我自己的手就长在我自己的身上,我看看左手,又看看右手。我发现,无论哪一只手,都不次于上帝造人的那只手。

  我在等待着一只手的爱抚吗?我不知道。我在梦境之中,整个世界一下子就黑了。天空,并没有明月。我不知不觉被埋进了空荡荡的暮色,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吗?这时候,我在自己的身上,仿佛感觉有一条泥灰在缓慢地移动。我要捕捉它,它应该就是我自己。

  我知道从我自己身上摸出来的一抔土,如果吹上一口气,它就变成了一个人儿。我在琢磨,它会是谁呢?我唯恐是我自己,也就不敢吭声了。我在心中忐忑几回,只好把我的那只不安分的手装进口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岁月
更多关于“夜游人”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