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的味道


□ 王向力(蒙古族)

  鼻腔的记忆
  
  我对城市的味道有自己的甄别和记忆……
  刚跟父母从内蒙古草原进城的时候,觉得城市味道怪怪的,琢磨了半天,终于想明白了,城市的味道就像块长久没有沾到雨水的雨布,灰尘味道浓厚。第一次住进六层楼的时候,石灰味道要等你走在路上几分钟后,才会消失。
  那时的傍晚,我时常向楼下看。周围都是平房,或者日本式的二层小楼。其实我是在搜寻同龄的孩子。对面厨房时常传来炸鱼的味道,他家总吃炸鱼。有时候炸鱼的味道有点臭,那是鱼不新鲜了。我很想告诉他家,你家鱼不新鲜了。后来才逐渐知道,新鲜鱼很少用来油炸,但新鲜的鱼比较贵。
  那时孩子们玩的游戏都差不多,除了捉迷藏,或者123红绿灯外,也没什么了。但我觉得那是女孩子的游戏,离我太遥远。我是穿裤衩满世界跑的小子,而小子就应该喜欢摔跤,抱着对方角力,把对方弄倒,弄哭。然后鄙视对方,或者安慰对方。当然鄙视对方是因为对方本想欺负你,结果被你欺负了。安慰对方是因为对方摔不过你,你主动欺负了对方。对方一哭的时候,我鼻腔就立刻能闻到一股酸酸的味道。
  我所就读的小学离我家很远,但离我妈很近。学校里充满了图书的味道,因为一楼是书店。我妈就在一楼书店上班,而我则在三楼的教室读书。我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淘小子。但老师开始都会喜欢我,因为我有一张诚实的脸和结实的身体。我上小学期间,前后转了三次学,都因为淘气,让老师对我刮目相看,老师觉得我是火星来的小子。每次进新学校,气味都不一样,唯一相同的是,班级里的汗味。
  这次也不例外。小王老师一看见我,就喜欢上了我。为什么叫她小王老师呢,因为她个头很小,也就一米四多点。其实她岁数不小了。她问我新学校好不好?我说好。她问我为什么觉得学校好?我说:“学校可以给我知识,有了知识就能学习更多的知识。”但我心里却想对老师说:“学校当然好,有人可以跟我摔跤,还有好看的女生坐同桌。可以在运动会上大显身手,没什么比鲜花和掌声更让我心满意足了。”但我那时就学会了掩饰自己的内心世界,因为说实话的结果,往往不尽我意。而且我一旦说假话后,鼻腔里会有种空荡荡的土腥味道,就像置身在空空的土坑里。
  小王老师收留了我。她觉得我是个老实又踏实的孩子。但就在上学的第一天,我就把同班的体委武辉的脑袋打破了。因为站队的时候,他用接力棒挨个打我们同学的手,嘴里还喊着:“站好,站好。”他那表情和状态,让我觉得自己如同一名排队的苦力,而体委武辉就是凶狠的黑监工。当他打我的时候,我就夺过接力棒,砸破了他的脑袋。我一直有个毛病,现在也改不了,就是除了我父母外,谁打我,我都要还手。而每次冲动的时候,鼻腔里就有种干草的味道。干燥让我直想往鼻孔里滴冰水,灭火。
  教研室里除了粉笔和黑板的味道外,还有墨水瓶子味,十分浓烈。怎么闻都是教研室,看来这味道不属于我。武辉脑袋包着纱布低头抽泣。我最讨厌男生哭。我爸说过,男子汉流血不流泪。男生一哭,身体就会发出牛粪的味道。哭泣的男生就是一堆牛粪,酸酸的没用。
  武辉首先承认他打人不对,但我不该用棒子打他脑袋。我一直保持沉默。我很不耐烦。每到这个时候,低头认罪的我,鼻腔里就会有种土腥味。成年后有时出错,一样会有土腥味出现在鼻腔里。或许是因为低头的缘故吧,气息从地上毫无顾忌地,直入我鼻腔。我的确不该打破他脑袋,应该打他的手,但那又不过瘾。为此,我主动道歉,并和武辉手拉手一起走出教研室。那时候孩子被打破脑袋,最多去医院弄两针,然后战士般在教室里显摆自己脑袋上的纱布。不像现在,孩子受伤,做父母的首先想到能从“凶手”那里弄多少医药费。
  我在学校走廊里,主动放开武辉的手。我瞧不起他,甚至告诉他,男子汉不能哭,哭算什么,只会把身上弄出牛粪味,酸酸的。武辉说,要是不哭,他就会被批评。哭是表示服软,老师不会批评哭泣的人。武辉说我身上有他爸的味道,我对此形容很好奇。他爸的口头语是,有事说事,哭什么?哭尿包子,没出息。
  不打不相识,武辉成了我来城市后的第一个朋友。他妹妹和我们同年级,但不在一个班。她是班级的学习委员,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第一次见他妹妹武彩,就觉得她身上有冬天的清冷味道。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红领巾很旧但干净地系在脖子上。脸色较黑,碎花粉红色布衣服,蓝色的裤子,鞋带和球鞋都很白,估计时常偷班里的粉笔蹭鞋面。
  武家兄妹中午吃饭要去公安局的饭堂。我第一次进公安局就是跟这兄妹俩进去的。不过是吃饭。饭堂里有浓烈的包子味道,虽然还有别的菜,但都被包子味道遮掩了。我要了五个大肉包子,并发现他们兄妹俩没我一个人能吃。
  武彩瞪着精明的眼睛看着我说:“你把我哥打了,他请你吃包子,你一个人还吃我们两个人的。你和我哥也成了朋友,以后你要帮他打架。”我说:“欺负他就是欺负我。我一定帮你哥打架。”武彩很不高兴地说:“看你就是爱打架的,知道打架不好吗?打架要蹲监狱,一顿饭一个窝窝头还带个大眼,没有肉包子吃。”我觉得这个武彩对我有成见,但妹妹比哥哥武辉厉害。她说话的时候,嘴巴里都是青菜味道。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