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男孩子 女孩子


□ 谢大立

男孩子的父亲在电报里对男孩子说,母病危,速带小初回家。
男孩子并不吃惊,母亲已病危过多次了;却纳闷,带小初回家?小初是谁?
好一阵子,男孩子才想起过年那次回家,母亲把他喊到床前说,娃,你出去两年多了,终身大事处理得怎样了?娘是过了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人,总想在死前看一眼自己的儿媳妇……男孩子见母亲说完,可怜巴巴地望着他,破天荒地撒谎说,谈着呢!母亲高兴了,笑着说,能告诉娘你对象的名字吗?男孩子就想了想说,小初。他的意思是,小初嘛,初恋!
眼下,男孩子才知道,自己给自己找了多大的麻烦?到这个城市两年,头一年在建筑工地给人提灰桶,第二年虽然不提灰桶了,可还是灰狗子一个的与水泥沙石打交道。别说是累死累活地没空谈对象,就是有,又有哪个姑娘愿找自己这个建筑工地上的小工呢?
男孩子就想起了女孩子,女孩子是他的同乡、同学,还是一起在那个姹紫嫣红的季节里结伴来这座城市的。那样的季节是给人好心情的季节,可是他们的心情一点儿也不好,男孩子的母亲得了癌症,女孩子的父亲也得了癌症。他们在医院里相遇后,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哭了,哭后的第三天,他们就结伴来这座城市打工了。
开始的那段日子里,男孩子看得出,女孩子对他是有依恋的,女孩子大事小事都要跟他打个商量,星期天休息,总是往他这里跑,还给他洗衣服……只是他觉得自己一个建筑工地提灰桶的,挣了钱还是给母亲看病的,实在是不配让她依恋,就眼睁睁地看着女孩子离他走了。
至今,男孩子还清晰地记得女孩子走前的情景,她站在他提灰桶的脚手架下,低着头对他说,我不在饭店干了。他哦了一声说,找到比饭店钱多的地方了?她没有正面回答他,告诉他以后要找她就去岳东路十三号。说完,像有什么话还没有说完似的站了一会儿,然后一转身,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迈开了步子。
男孩子是那天下班后才知道岳东路十三号是个洗脚城的。
女孩子那样走了之后,男孩子就心神不定,神情有些恍惚了,觉得女孩子似乎有哪里不对头?究竟哪里不对头,他又说不出。他就想,自己该去找她一趟。尽管提了一天的灰桶,骨头架子都像散了似的,他还是匆匆忙忙地洗了一下,急急忙忙地就去了那个叫岳东路十三号的地方。
还没有到那里,他就感觉到不对劲了,那里全是喊他先生老板的女孩子,不是请他进她们的休闲馆就是要他去她们的按摩屋,找到十三号,那一闪一闪的几个字更是使他惊出一头汗来,那里竟是全市有名的新马泰洗脚城,人们传说中的红灯区。
虽然女孩子跟他除了同乡同学再扯不上什么关系,男孩子还是觉得心里怪怪的,像心尖尖上长了个肉瘤瘤,又像是自己的亲姐妹被人逼良为娼了。
然而,男孩子那天没有找到女孩子,他到前,女孩子己坐她老板的车出去了。
男孩子就犯了急,干活没心思,吃饭睡觉想心思,白天一干完活,就去洗脚城转悠,下决心要找到女孩子,把她从那个魔窟里拉出来。......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