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揭橥当代社会里婚姻的真实样态


□ 姚国军

揭橥当代社会婚姻的真实样态

       姚国军

    李唯是个影视作家,发表在文学期刊上的小说作品不多,曾经引起关注的《腐败分子潘长水》和《坏分子张守信和李朴》属于官场小说。发表在《北京文学》2006年第3期上的中篇小说《跟我的前妻谈恋爱》(以下简称为《跟》)是属于婚姻家庭题材的作品,对当代社会婚姻关系进行了解构,同时也来了?我们在《跟》里看到了当代婚姻尴尬的一面。马勇是因为对俞晓红的猜疑才和她离婚的,离婚后马勇找了一个“放心型”的女人赵慧。马勇找赵慧的出发点一番令人拍案叫绝的排列组合。

作家李唯在《跟》里揭橥了中国当代婚姻的真实样态。婚姻是什么应该是出于“一朝被蛇咬”的心理。赵慧虽然也是个漂亮女人,但行为检点,顾家守业,不会红杏出墙。马勇很满意,所以才热情主动地给前妻做媒。当然,我们千万不要认为马勇真的是如此大度宽厚。马勇是急于寻找自己理想的婚姻,而不愿意被俞晓红打扰。而俞晓红真的与张琪谈起恋爱,马勇才逐渐在往日的“一地鸡毛”中发现了很多被忽略的东西。俞晓红也在马勇的超乎寻常的细微关怀中发现了值得珍惜的东西。当拉开距离去审视对方时,两个人都获得了新的感受。小说写到这个层面上,还没有超越“距离产生美”的高度。小说的高明之处在于对婚姻“破镜重圆”“覆水再收”的“梅开二度式”处理,本来两个人经历过一番磨合历练以后,应该吸取教训,更应该懂得珍惜。出乎读者意料,马勇有意表现出来的克制、忍让最终还是酿成了与妻子的吵闹。按理来说,俞晓红对丈夫的要求似乎并不过分,无非是做饭时让马勇帮忙择菜。马勇似乎享受不了的就是俞晓红的亲昵。夫妻之间是否需要保持一定的自由空间呢?读者会从心底发出一声叹息,婚姻,你真是让人很无奈。读出了这种苦涩的人生况味,我们还应该产生这样的困惑,难道“一地鸡毛”的生活就是生活的真谛吗?
夫妻之间沟通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问题。维系婚姻的手段只能是心灵的沟通,舍此别无他途。权势、地位、财富、名誉都无法让两个人的心灵靠拢。马勇和俞晓红应该说都是处在社会阶层的中上等,并且品貌相当。为什么两个人逃脱不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宿命?俞晓红最希望做饭时马勇在旁帮忙择菜,其实就是让他陪着聊天。俞晓红的想法很正常,也很合理,“俞晓红依旧笑着尽量用温柔的语调说:‘马勇,我发现你最近又开始了啊,前些日子,不用我说话你马上就过来了;现在要我连喊你几遍你才过来,让你削个土豆就能把你累死吗?一但她恰恰忽略了马勇的感受,“马勇惦记着足球,心里也不太高兴,心说不就两个土豆嘛,你自己顺手削了就能把你累死吗?”因此,可以说两个人的要求都不过分,但他们没有进一步沟通和交流,矛盾就是这样久而久之积存起来的。夫妻双方在“一地鸡毛”的生活中磨蚀了心性,日渐提不起沟通的兴趣,心灵上的隔阂把当代婚姻烧冶成一件精美的瓷器。婚姻变得越来越脆弱,即便夫妻双方小心翼翼地去维护它,也很难保证它的完整,并且越追求它的完美,越容易打碎它。在2001年出品的电影《谁说我不在乎》中(黄欣、李唯编剧),采用了小女孩的旁白叙述视角作为第一视角,通过母亲极力想找到20多年前的结婚证而导致家庭崩溃的故事,揭示的也是婚姻关系“抓而不住”的复杂样态。
虽然作家没有明确指示当代婚姻的前路,读者也不必要求作家开出药方。作家在“一地鸡毛”的婚姻生活中寻找的是另一种可能性。谁说我不在乎?《跟》的意义就在于启示了我们关于当代情感的思考。
524088广东省湛江市广东海洋大学文学院办公室 姚国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