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挂剑


□ 叶荣宗

刘国军团长到边防七团有四年多了,他带领全团官兵打了个翻身仗,连续两年被集团军评为先进单位,他个人也被集团军评为优秀团职指挥员,入选优秀后备干部。
刘团长是从师机关下来任职的。到团里报到上任前,他陪同一位退役了几年的老将军,到几个连队走走,也和一些基层官兵们谈谈。老将军对部队的留恋之情和对官兵的深厚感情,深深地打动了刘团长。在得知刘团长马上要到团里任职时,老将军语重心长地对刘团长说:“当团长好啊,中层干部了。可团长不好当啊,责任重啊!”老将军把他当年在参加“华北大演习”中赢得的“将军剑”,作为任职礼物赠送给刘团长,还祝愿刘团长以“剑”为勉,早日成为军中“将”才。刘团长一直把这把“将军剑”挂在房里的墙壁上,并用红绸缎作衬饰,借以励志。
的确,刘团长这四年多来,一心扑在团队的工作上,使“边防七团”成为集团军的模范。一位军区领导到七团视察后,按时兴的说法,称七团是“亮剑”团队,称刘团长是“亮剑”团长。
可是,最近有消息传说,刘团长前不久打了一份转业报告给集团军政治部,提出今年转业的要求,目前刘团长已被正式列为转业对象了。这一消息很快在边防七团,甚至在师机关里传得沸沸扬扬了。刘团长干得好好的,团队的成绩也是赫赫的,像这样一个“将才”,为什么要叫“走”呢?一层一层的雾团在师团迷漫开来。
有的说刘团长是被“气”走的,因为在年终战术考核时,刘团长针对“敌人小股游击”提出采取“圆周形防卫部署”方案,结果被带队主考的集团军赵副军长称为“鸟巢”部署,说是没有主要方向和重点。刘团长想进一步阐述理由,被赵副军长训斥一通,成绩被判为“不及格”。边防七团争创“三连冠”的事泡了汤化为影,刘团长是一气之下提出转业的。
有的说刘团长是被“赶”走的,听说集团军某个领导的儿子,国防大学刚进修回来,要到一个比较先进的单位当主官锻炼锻炼,结果选中了边防七团。刘团长任职比较长了,一时又提不起来,于是有人暗示他,要他挪位,他不得不打一张转业报告,给自己留一点面子。
也有的说刘团长是被“拉”走的,因为夫妻长期分居两地,妻子要上班,儿子要上学,刘团长家的两个老人没人照顾。这苦了妻子,误了孩子,成为不孝之子的事,都给刘团长摊上了,一人在部队当官,全家都跟着受苦受累。刘团长的心也是肉长的,他的妻子同样是个普通人,不是钢制的,风雨雷电她一个人怎么扛得了啊!刘团长的转业是没办法的办法,是不得已的,是他的妻子和父母强烈要求他走的。
刘团长是和我一块长大的,军校又是同学,现在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他想转业的事,前前后后来龙去脉,我最清楚,当然也就最具权威性和可靠性了。
这话得从头说起。
前面提到的:考核、“鸟巢”、争吵、训斥、“不及格”、评先进泡了汤,这些都发生过,也有见证人,当然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某个领导的儿子刚进修回来,也确有其事。不过,两个月之前就到炮兵旅任参谋长了,而且还是平职调整,不是新提拔的。这事不是移花接木,也是捕风捉影了。
刘团长夫妻分居两地,全家的担子都落在妻子身上,生活也不宽裕,这些我是了解的。他的妻子和父母有没有要他转业回去,这我还不敢肯定。但前不久刘团长匆匆地回了老家一趟,这事我是知道的。
人是情种,充满情感。这情感有外露的也有内敛的。就拿刘团长对考核的事来说吧,用一个词来表达,就是“窝火”。你想想,如果是女人,这时可能是掉眼泪大哭一场。可这事发生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会怎么样呢?睡上一觉或者狂喝一顿。
刘团长恰恰没睡也没喝,而是想孩子,想老婆,想那个久违了的家。军人当兵到部队,尤其是当官的,就把部队当成了家,自从有了“大家”,也就顾不上那个“小家”了。说实在的,家不仅仅是生活的居所,更是情感的居所,不管男人女人都依赖于它。刘团长除了一身兵味外,也是个正常的人,能不想家,能不恋家吗?再说他已经大半年没有回家了,没看一眼孩子了,也没搂抱一次老婆了。演习结束了,他真的该回家去一趟,不然那个家还算是个家吗?他是走得急了一点,没来得及向大家打个招呼道声别,叫人没有心理准备,结果给人留下议论的话柄。
那刘团长转业的事,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说实在的,刘团长也真是生了一肚子闷气回家去的。回家后自然心情还不太好。回家的那个晚上,老婆炒了几个菜,刘团长高兴多喝了几杯,晚上两口子睡觉时,听妻子说小孩子不爱读书,迷上电脑游戏,成绩全年段倒数第一,当时就气得差点把吃进去的好东西全吐出来。妻子要他借休假的机会好好管教管教这小子。
第二天刚好是星期五,早晨妻子煮饭,小孩吃完就上学去了,刘团长睡了一回懒觉,没起来。晚上小孩玩到很晚才回家,回来后又一头扎进电脑游戏里,待刘团长的妻子把菜重新热过后,叫吃饭还叫不出来,刘团长喊了几声,也不见动静。这下激怒了刘团长。在团里,他一点名,手下就得马上答:“到!”那是令行禁止,换句话说,他一挥手向前,士兵们就得往前冲。可这小子太不像话了,叫不动,指挥不灵。这下刘团长闷在全身的气一下子全冒了出来。他拿出放在家里的旧腰带,冲进房内,一手揪住儿子的耳朵,一手用腰带狠狠地抽打儿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