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要怎么才能放心地死去(创作谈)


□ 陈洪金

  陈洪金,云南永胜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首届西南作家班学员,作品散见于《新华文摘》《大家》《山花》《青年文学》《长城》等,著有个人文集《陈洪金文集》(5卷)等,有作品入选大学教材。现供职于云南省丽江市社科联。

  这是我的第一个中篇小说

  云南是一个少数民族众多的地方,每一个民族都有着各自不同的民族文化和习俗。我作为一个汉族写作者,身居云南就会必然地跟各个民族的乡亲们产生各种各样的关系。近年来,在走村串寨的过程中,我发现,在云南的许多地方,“现代化”的浪潮早已席卷了每一个山村,即使被我们视为“偏远”“落后”“原始”的地方,其实都在或快或慢地发生变化。“现代化”已经把我们的城市变成了相同的面孔,“现代化”也正在把我们的乡村变得面目模糊。而正在坚持着一个民族的传统和个性的,往往是那些被人们忽视的村寨里依稀可见的民族文化。

  在云南,彝族是一个生命力非常强大的民族,它历史悠久,人口相对较多。他们的毕摩文化,植根于云、贵、川交界的广大地区。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有着庞大人口和庞大地域的古老民族,我们寻找毕摩文化的影子,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虽然,在当下,我们的政府已经在保护毕摩文化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但还是需要有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做一些事情。出于对这片土地和这个民族的热爱,作为一个作家,我以我的第一个中篇小说《毕摩之书》,写下了我对于毕摩文化保护与传承的注视与思考。在这篇小说里,我为民族文化的流传设置了几种可能,比如研究院所,比如市场推介,比如学术研究,比如师徒相传。而当它附着到一个随时都会离开人世的老人身上的时候,纯正的、神秘的、原汁原味的民族文化如何跟随着这个人回到他的精神原乡,其实也就是民族文化得以流传的路径。当然,这也仅仅是我一厢情愿的思考,也许还有更多更好的办法。然而,一个老人阿鲁克古,就这样固执地出现了,他必然要离开这个世界。而他的血液里流淌着的咒语,以及那些古老的追随了他一辈子的经书,始终需要寻找一个妥当的居所去存放。

  我相信,在当下,这样的老人,这样的经书,绝不仅仅是个案和独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一个人要怎么才能放心地死去(创作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