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英美文学名篇中的人与自然


□ 雷 兵

  摘 要:本文以部分英美经典文学为素材,对其中的“人与自然”文本进行了理性分析,并对其中隐含的意义进行评述,希望对我们阅读英美文学有更多的启示作用。
  关键词:英美文学 人与自然
  
  自然,既是人类的母亲和摇篮,又是人类活动的敌人和战场。这种矛盾的关系,体现在人类的自然观念中,便是两种对立的心态:回归自然与征服自然。这种对立一直贯穿于人类思想和文化发展的始终,在西方思想、文学的发展中也有着清晰的体现。就文学家个体而言,他们的思想观念及其创作中所表现出来的“人与自然”显示出一种深刻的复杂性,甚至是矛盾性和变动性。本文探索了英美文学中“人与自然”的画廊。浪漫主义诗人每一位都是礼赞自然的歌手,他们热爱自然、追求自由,强调心灵与大自然的交融,常将自然视作精神上的寄托,抒发个人对大自然的种种精神感受。
  威廉·华兹华斯(WilliamW6rdsworth,1770-1850)是英国文学史上著名的“歌唱自然的诗人”(雪莱语)。他第一次真正赋予自然以独立的美学品格,真正把大自然作为和人相并列的审美观比照对象,并明确宣称:“诗是人和自然的表象。” 华兹华斯在《序曲》一诗中写道:
  对各种自然形式,岩石,甜果或鲜花/甚至是铺在大道上松劲的石头/我都给予生命,看出它们有感觉/或将其与某种感情联系起来,大都/根据于活跃的灵魂之中,而一切/我所能见到的全有一种内在含义。
  这些诗行明显流露出一种泛神主义的自然崇拜。王佐良先生认为华兹华斯的诗歌己超出了一般山水诗的范围,其主旨似乎是“自然界最平凡最卑微之物都有灵魂,而且它们是同整个宇宙的大灵魂合为一体的。就诗人自己来说,同自然的接触,不仅能使他从人世的创伤中恢复过来,使他纯洁、恬静,使他逐渐看清事物的内在生命,而且使他成为一个更善良、更富于同情心的人。”
  惠特曼(Walt Whitman,1819-1892)是美国19世纪最杰出的诗人,一位“旷野中的艺术家”。自然是他灵感的源泉,给他带来了太多的启发和恩惠,《草叶集》(1855)就是其中最大最璀璨的艺术结晶。
  《草叶集》是一部自然的颂歌,但它的主题主要是歌颂自我,不过这个自我不是象牙塔中的自我,而是自然中的自我。在以日记形式出版的散文集《典型的日子》(1882)中,我们才看到了惠特曼对自然的集中表现与思索。这是一位经历过两次中风后的老人,在乡间树林中,面对着自然的风景,采集自己一生记忆的标本时留下的自传。它由一些像在旷野中、在丛林和溪流旁匆匆写就,散发着清新鲜活的自然气息的笔记构成,自然的美丽和永恒是其主调。我们看到,作者像一个在自然母亲怀抱里嬉戏的顽童:在池塘边听“自然的音乐会”;在橡树旁研习“树的课程”;在洒满阳光的溪谷中晒阳光浴;在清澈的河水中洗冷水澡。惠特曼把一切都录入自然笔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