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学到手再变”——油画民族化思潮中的罗工柳油画研究班教学研究


□ 曹庆晖

  内容提要 本文着重将罗工柳在油画研究班形成的教育思想和教学手段,放在上世纪50、60年代的文艺空间中进行认识和分析。试图通过个案研究,把握罗工柳“学到手再变”这一思想认识的来龙去脉和由此形成的教学方案,从而以小见大地反映新中国高等油画教育在特定历史时期下为创造中国自己的油画而进行的教学探索。
  关键词 罗工柳 油画民族化 油画研究班 学到手再变
  
  一
  
  1957年夏,在狂风骤雨的“反右”运动爆发前,苏里科夫美术学院教授马克西莫夫,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完成油画训练班的教学计划后,满载着中国师生的感激与不舍,飞回了令新中国艺术青年无限向往的莫斯科。
  1958年秋,在赶英超美的“大跃进”运动狂热中,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罗工柳,结束了在苏联列宾美术学院油画系的业务进修,怀揣着收获与抱负,回到了红旗招展、炉火蒸腾的北京。
  马克西莫夫走了,罗工柳回来了,这一来一往反映了新中国为提高油画创作与师资水平采取的“派出去”和“请进来”措施,已获得阶段性成果。可是,由于经济掣肘、政治审查、学生能力①,特别是中苏关系逐渐恶化等多方面原因,严重制约并最终中断了“派出去”和“请进来”在美术界的落实。
  说到“派出去”,即使是与苏联好得称兄道弟的时候,我国派往苏联学习油画的留学生也只有十来个人②,远不及上世纪20—30年代和80—90年代留(游)学法、日、美等国的学生规模。而谈到“请进来”,尽管中央美术学院在马克西莫夫、克林杜霍夫分别到岗执教油画、雕塑训练班后,就不时向文化部打报告③,请求继续派苏联或东欧专家来华教学,但一直到1960年7月苏联单方面撕毁中苏各项经济技术合作协议时,也没再把第二批苏联美术专家请进来。
  时隔半个世纪后重新拣拾这些历史碎痕,笔者不由得会质疑美术界关于“一边倒”的惯常谈论,其中到底有几成是美术工作者们真正理解和采摘苏联“先进方法”的“倒”?又有多少是不明就里、自以为是地“想象”中的“倒”?还有哪些是与时俱进地政治表态式的“为倒而倒”?在笔者看来,50年代其实只有比例极低的中青年画家——主要是“派出去”和“请进来”的受益者——接触和体会到了以俄罗斯—苏联油画为载体的欧洲写实油画的规律性要求,而绝大部分专业④、业余画家主要是通过杂志、画报、展览、书信和交谈等间接方式,了解欧洲(苏联)油画及其教学手段,其中想当然的理解甚至误会不仅影响了当时的学习,也直接影响了人们对50年代“一边倒”引进苏联美术的客观判断。时至今日,人们说到苏联美术时依然会不由自主地谈到素描问题,谈到“契斯恰科夫教学体系”、“三大面”、“五调子”这样的“术语”,并将其作为苏联素描的特色甚而罪状进行议论。然而就笔者的一些调查发现,正是这些“术语”包含了大量中国人自己在实践操作上的误会,并将这种误会的认识直接归附到苏联这个母体上。其实,所谓“契斯恰科夫教学体系”⑤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人根据需要逐渐形成的概念,而“三大面”、“五调子”之说也不是出自苏联教师之口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