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形随行


□ 胡宏述


设计者经常谈到“形随机能”(Form follows function),这句话是美国雕塑家Horatio Greenough 在他1843年写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的,后来经过美国建筑师路易斯·沙里文(Louis Henry Sullivan)的大力推广和鼓吹,成为20世纪设计家的金科玉律。我国的《十三经注疏》上“随器而制形”的说法与此非常相似但仍需研讨。著名建筑师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也自认为发现了近代设计家常用的另一名句“Less is more”,但后来他知道中国哲学家早在两千年前就已谈到“少则多”。开始时他有些失望,后来也觉得荣幸,因为能和两千年前的中国的老子有相同的想法。最近在纽约举办了他的回顾展,《时代》(Time)杂志有一专文仍以“Less is more”为标题进行报道。“少则多”也是20世纪的建筑思想上的观念,它也常被变更成“少则无味”或“少则单调”的说法。而老子名句中“少则多,多则惑”的下半句“多则惑”倒没有受到重视。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有很多的哲理,可帮助启发我们的设计思路。又如王维的《淮南王书》中说的“无为而无所不为”的思想,也正是我们设计中可追求的一个理念。一件设计,看似很简单,但能有多种功能,便如筷子,除了夹菜还可用来打蛋。
机能也并不是制形时惟一考虑的因素,因为形也受很多其它因素的制约。我们可从下面内容了解形不仅受一个因素的影响,包括形随机能之外,形随结构、结构随材料、材料随科技、科技随时间等。
在早期文明中我们仅能取用自然界的材料——石和木料。西方用石材,从金字塔的造型和堆砌方式中,我们可以看到基本的力学知识的运用,例如如何增加柱梁的间距,同时利用它形成空间。然后又利用柱梁的间距发现了拱门的原理,并进而发展成圆顶。当有了金属材料之后,我们利用钢材的焊接又发展出钢架结构,法国巴黎埃菲尔铁塔是很好的钢架结构代表。在水泥发明之后,混凝土和钢筋又开始得到应用。然后,人们又从蛋壳中了解薄壳的结构,麻省理工学院的礼堂——埃洛·沙里宁(Eero Saarinen)设计的第一座用喷射水泥制成的薄壳架构,当时为了安全小心起见,薄壳的厚度被增厚,因此重量相应增加,应力分布也随之改变。后来他利用下面的门窗架构来分担应力,挽救了这薄壳的构架,在了解混凝土梁架构的基础上,改进了建筑工程上形的发展,用较小的预力混凝土梁材减轻了重量,并增加了载荷,进而缩短了工程所需时间。在Buck Fuller发明的用钢管制成的圆拱架构基础上,1967年在加拿大世界博览会中的美国展馆形成了一个无柱梁的大空间,将来甚至能够笼罩住一个都市,整个都市空间可完全由人来控制。1969年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世界博览会上,美国在时间和经费限制下设计出利用气压差别制成的气囊薄膜飘浮式的空间构架。从以上例子中,我们可了解在不同时间和不同的科技发展状况下,新材料的发现是需要不同结构的。因此就不同的造型而言,单单用“形随机能”概括是不够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