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沿河市场


□ 简默

  沿河市场

  就像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也有了路。

  沿河本没有市场,聚的人多了,便也有了市场。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写过,沿河其实是一条泄洪通道,叫着叫着就成了河。

  在沿河临山路段,从沿河西岸出发,一直平行向西,穿过一片栽满林木的绿地,爬过一面斜斜的石头陡坡,攀上一条又高又长的大坝,再拾阶下去,面前是一条柏油路的入口。

  路不长,百米左右,十分钟能够走个来回;也不宽,里侧扯起高高围墙,墙内是一个小区,规模不算小,还有接踵的商铺,因此,仅可容一辆轿车来或去,如果有两辆车迎头相向而行,那是决计行不通的。

  住在附近的人,每天天蒙蒙亮爱抄这条路,去临山爬爬山跳跳舞,或到体育场甩甩胳膊踢踢腿。这条本该冷清的背街小路,这时候被许多轻盈或沉重的脚步踩醒,在形形色色的足音中开始了崭新的一天。

  有精明者瞅准了其中蕴藏的商机,率先在路两旁摆起了地摊,卖点自家地里出产的新鲜,从不远的乡村驮或拉到这儿,还挂着亮晶晶的露水珠儿,叫来往者停下脚步不问不行,问了不买不行。开始是一户两户,往后是三五户,七八户,越来越多,就形成了目前这个规模和样子。

  由于是大伙自发聚集的,没了大檐帽们统一强制的规划与管理,小路像一个容器,随着商贩越聚越多,路两旁盛不下了,就不可避免地溢了出来,淌到了临山路和永兴路上。

  还是说说永兴路吧。隔着一条永兴路,市场斜对过,就是县委大院。今天的县委已经拆去了围墙,再叫它大院,似乎有些勉强,但我仍然习惯这样叫。原来盖在门口的传达室也没有了,保安们都后退进了楼。你千万别认为这样可以自由出入这幢楼,其实过去那一套程序一点儿都没变,登记、电话联系,拒绝或放行,一样都不能少,保安防你甚于防火防盗,只不过是从楼外搬进了楼内。

  县委上班时,正是市场最热闹时。这时晨练的人们舒活了筋骨,浑身攒足了劲儿,就想干点什么试试。恰好可以顺便捎些蔬菜瓜果粮食回家,充实和丰富一天的餐桌。还有一些爱睡懒觉的,赖着枕头不丢,瞧瞧室内已经完全漂白了,恋恋不舍地爬起了,想起冰箱空空荡荡,顾不上吃早饭,就奔向市场了。

  县委开门,车进进出出,如过江之鲫。淌到永兴路上的那一部分商贩,占据了路两旁,在县委眼皮底下。车无法畅行了,拼命地摁着喇叭,却没人买它们的帐,就像被人流和市声冲上岸的铁盒子,原地抛锚了。

  那些办公室的人,隔着玻璃,捕捉着路上的动静,安定不下心,起身站到窗前,望着不远处的热闹,想到了自家的餐桌,油然生了出门加入其中的冲动。

  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就会吵架,也会动手。路上不时响起吵架声,不是商贩跟商贩,就是商贩跟顾客,分贝一浪抬高一浪,这儿成了粗口脏话荤话的集散地。

  城管的来了,公安的来了,警车在前开道,像一个长长的“——”,身后紧跟着客货车。他们穿着光鲜的制服,头顶卡着挺括的大檐帽,钻出各自的车,边粗声大嗓地吼叫,边动手抢夺商贩们手中的秤,有的掀翻了商贩的摊子,将他们的临时柜台、卖早点的桌椅等一股脑地扔上了客货车。商贩们从内心里怕这些吃官饭的人,沉默的是大多数,极少数跟他们理论和争抢,这让他们高高在上的大檐帽受到了挑战,他们恼羞成怒了,死死地抓住那极少数人,推搡上了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