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跳来跳去的女人


□ 废 墨

  玲是我们这个城市的美丽女子,她感情充沛,情欲很强。锐和健都是玲的男朋友,两个人有的令她想到婚姻,有的使她得到金钱。玲虽然聪明、漂亮,但烦恼还是不少的。玲不停地思考、抉择,可突然之间,灾难发生了……
  
  1
  
  一个男人的手在身上游走,温温存存,让她有点烦躁……
  玲属鸡,三十多岁还没有找到老公,她自己也很着急,可着急又有什么用呢?
  现在,她懒懒地躺在床上,阳光从厚实窗帘的缝隙中穿进来,像金箭一般,射得她眼睛都睁不开了。于是,她重新闭上眼睛。
  她喜欢睡懒觉。一则单位不坐班,没事可以不去,这就有的是时间睡懒觉;二则呢,她一向认为多睡是女人养颜的良方,她的容貌就是她的资本,这资本可不能轻易损耗,要知道她可是想凭它嫁个好老公的。
  她一把眼睛合上,锐的身影马上闪了出来。这是一个瘦长、矫健和敏捷的男人,浑身有使不完的精力,他把精力的一半用在工作上,另一半则在玲身上消耗。玲一次又一次强烈地感受他过人的精力,故而一闭眼锐就闪现在她的黑暗眼帘上,赶都赶不走。现在,锐的手又在她身上游走,温温存存,让她觉得有点烦燥。她翻了一个身,把被子裹紧住身体,被角夹在了两腿中间。
  那天,锐要到很远的地方出差,头天晚上呼她,她没法回。第二天,她一出来就给锐打手机,他已经在出租车里了。锐很伤感,说,我昨天呼你,你为什么不回?是在他那里吗?我一晚上没睡好,想你想得……可能是在出租车上,有些话锐说不下去了。
  她淡淡地说,是吗?几点的飞机?什么时候回来?又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就把手机关了。
  那天晚上,她躺在一个叫健的男人的身边,她确实想起过锐,甚至,当健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紧闭双眼,脑海里完全是锐龙腾虎跃的身影。也怪,当这想像和回忆中的画面越来越清晰的时候,她身体很深很深的地方,就开始迸出一股力量,沿着一个通道,火山爆发般奔突而出。这时,她紧紧抓住健,几乎把他掐住。健吃惊地说,你怎么啦,这么疯?!她嘴里喃喃地说,是哦,我疯,我是个疯女人,你不就喜欢我疯吗?——那股力量回肠荡气地从她周身穿越,她的身子扭成一团,像一条蛇,紧紧缠住健。健不由自主地说,哦,好可怕!!!
  跟健在一起,她还是想锐的。但是,她不得不与健在一起。
  此时,她睡得迷迷糊糊,意识却很清楚,它以清晰的轨迹这样流动着:虽然锐还让她惦记,但她要跟他分手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健出现了,健比他优秀。
  
  2
  
  在众多男人眼里,她这朵没有归属的盛开的鲜花,不摘白不摘……
  玲是通过霞认识健的。
  玲和霞是生意上的伙伴,玲在化妆品公司做销售,霞是玲的代理。霞经常请玲吃饭,目的是让玲把化妆品的出厂价压低。
  玲大眼睛,鼻子长得很小巧,个子高挑,有一米六八,脖子修长,溜肩膀,很像古代的仕女。她下身大腿浑圆,屁股蛋撑得牛仔裤圆鼓鼓的,任何男人目光向下,想象力都会得到发挥。跟玲一比,霞相形见绌。霞虽无姿色,却是个浪女人。早在两年前,玲有了锐以后,霞就让玲要锐去给她找情人。霞说这话时坦坦荡荡,毫无羞色。其实,霞这时已经有了老公。霞不满意的是老公还没有她有钱。这年头,跟女人挣一样多的男人就够窝囊的了,别说还不如女人。霞所以找个窝囊的男人,是她浪出的苦果。俗话说,泡妞泡成了老公。霞浪小白脸,结果让小白脸缠住了。霞当然不满足,便压缩家庭开支,把在小白脸那里省下的钱,花到别的男人身上。没办法,霞自身没有本钱,她只能用挣来的辛苦钱去换取男人对她的温柔。不像玲,随便到哪里,男人们看她的目光里都有那样一种东西。霞知道那样一种东西的威力,便感叹命运的不公。同样都是女人呵!霞有时对玲很妒嫉。
  交往久了,霞对玲的嫉妒便转变为羡慕了。明知道比不过对方,还要因嫉妒而痛苦,这不是自个儿找别扭吗?霞想开了,既然有个漂亮的女朋友,何不让她像灯一样照亮自己的生意呢?于是,霞一请玲吃饭,就叫上男客户;赶上男客户请她,也把玲叫上。
  玲跟所有女人一样都爱贪小便宜,她知道霞要靠她挣钱,所以,有吃请的机会,她一概不拒绝。酒桌上的男人,斜着眼睛打量着霞身边的玲,本来酒足饭饱拍拍肚子要走人的,现在酒量长了话也多了。霞不经意地扩大了生意阵容。这么几次三番以后,霞干脆充当起皮条客,背地里给男客户透露,这朵盛开的鲜花至今还未有主,不摘白不摘。男人们心领神会,把泡妞和谈生意结合起来做,这一来,霞连做东的钱都省了。
  这一天,霞正与玲泡酒吧。所谓酒吧,也有高下之分。三里屯那头,一瓶“喜力”在酒吧音乐和昏暗的灯光下,卖到三十五元的高价,这种酒吧,她们是不去的。霞与玲有很多不同,但会过日子,是她们的共同之处。玲有一次跟锐去“星期五”餐厅吃西餐,花了两百多,居然还没有吃饱,玲觉得亏。这两百元钱要是花到“罗杰斯”,可以吃三顿的。这样一想,她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拿起两把闪亮的餐刀用餐巾纸擦干净了就往包里放。锐惊讶于玲这种举动,玲却不以为然,表示既然花了两百元钱,也要换回一个纪念,这刀便是纪念品。从此,玲的会过日子,给锐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