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丽的壮族女人


□ 冯 艺

  靖西女人,幸福织在锦绣里
  
  就想住在壮锦里,就想过上传说里“画中人”的生活。这是壮族女人的梦,更是靖西女人的梦。那么多不褪色、不起皱的化纤面料临风招展,那么多雍容华贵、端庄典雅的毛尼衣衫悬在橱窗,而靖西的女人却独爱清雅无边的丝线,用丝线的柔软裹着自己的一生,把它织在五彩的壮锦绣球里,织在自己一生的幸福里。
  地处桂西边境上的靖西女人很美,就像有“小桂林”之称的奇山秀水一样。位于县城南面十五里的鹅泉,如一块宝镜镶嵌在佳山丽水之间。这里巍峨石峰,平地耸起,形若蹲鹅,昂首翘尾。这叫鹅山。山上树木葱茂,百鸟翔集,果红苗绿,幽静溢香。移目山麓,则澄然一潭,潭水从地下涌出,水碧如染,波绿如绸,这是鹅泉。泉宽三十余丈,深十余丈。那鹅山恰似翘首蓝空的天鹅,浮游泉上。泉傍鹅村,小桥流水,沃田美舍,桑麻点染,景致实在动人。鹅泉泉源四季不涸,那喷涌的泉水形成一条宽达九十多米的河流,经过九曲十八弯一直流到越南境内后,又拐回我国的德天大瀑布,最终注入左江,流向大海。
  相传过去靖西有一个女孩貌美心善,但孤苦伶仃。她穿着素淡的衣饰,忧郁地回眸,那悠远、片刻的微笑,如山上五月的鲜花。一日,她赶圩归来,在路边拾得鹅蛋两个,带回家后,爱不释手。由于女孩掌温怀暖,不久竟孵出一对小鹅。女孩为之欢天喜地,便精心喂养,小鹅长得很快。一日,正值小鹅在塘中畅游,顷刻之间,天昏地暗,雷雨大作。轰隆一声,池塘下陷,塌为深潭。女孩大惊,便四处寻鹅,而小鹅却已不见踪影。失鹅之后,女孩忧郁成疾,不久,辞世而去。谁知待女孩出殡之晨,棺木却不翼而飞了。人们都说这是龙王爷因见女孩孤苦,于是命令两位王子化蛋投身,与她做伴。至今时日既到,便化龙归天。果然,那女孩衣锦长袖,腾云驾雾,顿时,从天上抛下壮锦一幅,光彩夺目,正好盖在潭水上。从此,泉水不断,清澈迷人,并以其甜润之乳汁,浇灌哺育靖西千顷良田,使得千家万户,衣丰食足。夕阳西斜,晚霞飞舞,放目泉中,斑斓如画。村人于是以鹅名泉,还有村人说是“鹅谢”,是小鹅感恩女孩,并佑护她的乡邻。后来,又在泉边立庙,以纪念女孩带来美好的生活。历朝以来,每逢上巳之日,文武官员均至此大修禊事。然后,“于祠上观鱼,红男绿女,观者如堵”。那时,只见鹅山上下,鹅泉四围,锦衣缎裳,织锦绣球,人山人海,欢乐祥和。
  这是一个关于靖西女人的传说,这是一个关于扶弱感恩、择善而生的传说,于是女孩抛下那壮锦的美丽画卷变成了历代壮族女人虚拟的故乡和幸福的追求。
  于是,每位壮族妇女都希望织出一幅如此美丽的壮锦。
  在很长时间里,稻作是壮族的主要生产方式,即使在明代产生了水稻、玉米、小麦、红薯的新组合,也还是稻领衔,辅以其他劳作。对壮族的这种生活模式,史有书载:“务农耕织,诸凡朴率从俭,不失太古之风。”(清·王言纪《白山司志》)“务农业,鲜蚕桑,不学技艺,不为商贾。”(清·莫秀《庆远府志》)这些记载说明,稻作耕织占据了壮族地区经济生活的绝大部分时空。因此,壮族的织绣历史悠久,有自己一套独特的织染方法,质料就地取材,有别他处。从广西罗泊湾汉墓出土了黑地橘红色回纹锦的残片来看,说明2000多年前越人的织绣技艺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尽管那时的锦还不是后来朝廷额贡的壮锦。而宋代是壮族纺织技艺有较大发展的时期,特别是织绣技术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宋代周去非的《岭外代答》载:“桂西有织白线,白质方纹,广幅大缕,似中都之线罗,而佳丽厚重,诚南方之上服也。邕州左右江溪峒,地产苎麻,洁白细薄而长,土人择其优者为(纟束)子,一端长四丈余,而重止数十钱。卷而入之小竹筒,尚有余地。以染真红,尤易著色。厥价不廉,稍细者,一端十余缗也。”白緂作为南方土服,已经是比较高档的织物,它既是“广幅大缕”,也便开始成了壮锦的雏形。白緂和(纟束)子,代表了宋代壮族地区织绣技艺的最高水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