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送礼


  张寄寒

  这些日子爸妈总是横商量竖商量,找找自己的亲戚朋友中,有哪个亲戚朋友在县城干什么工作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路子,,爸妈下乡插队已经十年了,我和妹妹已跟着爸妈在乡下读了三年书二,我们的生产队是全乡最穷的一个,爸妈两个劳动力,一年做到头,年终分不到一分钱。

  爸妈眼看着已有不少知青返城找到了工作,心里焦躁不安,有时为了一件小事就发无名火,火气都出在我和妹妹头上,

  一个深秋的黄昏,吃罢晚饭,爸妈又在房间里叽里咕噜地商量,我和妹妹一边在客堂里做作业,一边偷听爸妈的壁脚。爸说我有个表哥在县政府一个什么局当办公室主任。小时候我们两家关系密切,常来常往,表哥高中毕业便去参军,在部队干了五年就复员回来,分配在县政府当干部,我和他至少有十年没见面了、

  妈说,你去找找他看,也许有点希望,像这样的机会千万不能错过。爸说,表哥这人性格孤傲,十年不见,官做大了,架子也大,他真是这样,我是绝对不会……妈打断爸的话,说,这时候你还讲这些话,谁叫你没能耐。停了一会儿,又说,去拜访他总不能空着两只手,多少要带一些礼品、爸说,像他们当官人家,家里什么都不缺,贵重礼物我们也送不起,还是实事求是,量力而行。妈说,我们生活清苦,送上五斤鸭蛋,最能表达我们的心意,且说鸭蛋是自家鸭子生的,这样既合情又合理。爸说,这主意还行。妈说,那你明天就去大队打证明,爸说,明天是星期天,让儿子跟我一起去,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立刻欢蹦雀跃地对妹妹说,我给你买好吃的,妹妹撅起小嘴说,我也要去。妈从房间里走出来对妹妹说,你们出门都买半票,哪来的钱?你爸的路费都是借的。妹妹没还嘴,只好抹眼泪.

  妈在房里东翻西翻找东西。我和妹妹刚才听壁脚,拖下作业赶紧做。做罢作业,我和妹妹睡在一张小床上,妹妹撅着嘴还在生气。我想方设法哄她,一会儿问,你想买什么东西?一会儿问,你想吃什么好吃的?妹妹赌气说,骗谁呀!你又没有钱!

  夜深了,窗外传来一阵“唧唧嘘嘘”蟋蟀的叫声。屋里静悄悄、爸妈依然在叽叽咕咕说着夜话。妹妹已呼呼入睡。我却一点没有睡意,想着明天要去县城,要见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大伯,心里莫名地兴奋。

  次日一早,秋高气爽,一片暖暖的阳光照进屋内。爸起床后便匆匆去大队朱会计家开一张买蛋证明,妈起得早,一直在灶屋里忙碌,一锅粥烧好,一张又薄又香的面衣也摊好了,等待爸回来吃。我在家门口的屋角上伸长脖子张望着,终于望见了爸爸的身影,我发现爸的脚步格外轻盈。

  爸一进门便兴奋地对我们说,这一盒蛋正好五斤,朱会计给我用报纸包扎得方方正正一丝不苟。妈顾不上说话,欢喜得在包好的鸭蛋上用手轻轻地摸了又摸。

  我和爸上路了,刚跨出门口,妹妹拉着我的手说,我去送送你们。爸说,快走,来不及了。我只好硬掰开妹妹的手,妹妹“哇”一声哭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