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在那历史的瞬间


□ 周 熔

从相册里取出一张黑白老照片,我戴上花镜,仔细瞅瞅,不禁一喜,啊,原来是46年前,解放军空军某机组人员与筑路民工劳动间隙的合影。头排右边裹着头巾,席地而坐的女士,便是我——本文笔者。
照片里的众生相,方方面面,虽然极其普通,却也见证着一个颇不寻常的历史瞬间,值得回眸。
1960年2月,春寒料峭,山西省平陆县一批民工刚过新年,便纷纷来到工地,抡起镐头、铁锹,赶修一条作为三门峡大坝配套工程的风南公路。
2月2日傍晚,新沟段工地有61位民工还没吃完夜饭,就突然病倒。他们恶心,呕吐,四肢无力。其中,14人陷入昏迷。县医院确诊,这是严重的食物中毒。当晚被抓获的嫌犯张德才、回申娃供认,是他们俩有意往稀饭里投下大量砒霜所致。
性命关天,救人如救火。面对61位民工病情在恶化,而一般解毒药又不见效,如果4日黎明前,还找不到特效解毒药一一二硫基丙醇,14位重病人则生命难保。
此时此刻,全县告急,县委书记挂帅,通过电报、电话向附近的临汾、运城联系,几乎回答一致:“没有这类药”。一所医院有16支二硫基丙醇针剂,那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派司药员冒险渡黄河,向三门峡工地和战备单位求医求药,仍然是空手而归。在紧要关头,平陆县决定向中央卫生部求救,向北京市特种药品商店求援。可是,平陆、北京,相隔千余里,山峦起伏,通讯设备落后,通一次电话要经平陆、运城、太原、北京四处长途台接转,最快也得1--2小时,无论如何也来不及。此刻已是2月3日下午3时(即15:oo),距极限时间只有7—8小时。山西省各级邮电部门职工感到肩上担子的份量,从局长到修理工倾巢出动。四个长途台的话务员专门守在机台前,争分夺秒,保证线路一直“绿灯”。就这样,通一次电话也需半小时。
3日下午5点(即17:00),北京市王府井特种药品商店职工收到平陆县的电报、电话后,没有一人下班回家。一部分人丢下手头工作,急忙到15公里外的仓库,搜集到1000支二硫基丙醇针剂,回到单位,按照“空投”要求打包、装箱,还请来电料行的师傅,设法在药箱周围安上电灯泡,作为夜间地面接应的目标。接着,一刻不停地乘卫生部专车,飞也似的向南苑机场驶去……
平陆是个山区,北靠中条山,南临黄河,北高南低,东西狭长,境内沟壑纵横,素有“平陆不平沟三千”之说。要在既无机场,又无导航设施的情况下,夜间投送容易随风飘走的轻物品,难度之大,安全系数之小,可想而知。为了抢救61位民工兄弟的生命,北京空军部队表示,再难也要保证完成任务。部队挑选有经验的飞行大队长周连山担任机长,重新组织机组人员,仔细分析“空投”中可能出现的险情和对策。于是,机组人员便带着首都人民的企盼和祝愿,于晚上9点3分(即21:03),驾驶着当时空军最好的伊尔—14运输机,起飞了。经过两个多小时夜航,于深夜11点20分(即23:20)抵平陆上空。周连山看到圣人涧这块稍平坦的地方,正燃起四堆熊熊烈火,便让飞机凭惯性滑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