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07年的影像合成


□ 刘怀远

●刘怀远

  陈三儿回到了慈惠墩。他放下背上的行囊,钻进两间祖屋,清扫了灰尘,请人补了瓦,把行囊打开,在残了腿的床上铺好被褥,算是找到了家的感觉。而少了被褥的行囊,已空了大半。

  表弟闻了音信,转天从胡家台赶来看他。瘦小的陈三儿拉住他的手,说,啥也没挣下,人就老了。

  表弟说,可你有手艺,一手好手艺。

  有啥用,一辈子连老婆都没讨上。

  陈三儿十几岁上就去上海当学徒,先是学了十年画像,后来又去一家照相馆学徒,当时照相刚传进来,是新鲜玩意,不过生意却不是非常火爆,因为流传一个说法,说照相时照相机咔嚓一响,轰地一冒烟,血会被吸走,天长日久,人便四肢无力,赢弱不堪,底版(胶片)上人影发红就是吸血的证明。陈三儿聪明颖慧,在照相馆呆到十年头上,从照相到洗相,就都掌握得娴熟。来的老顾客都愿意找他,说他照的相比本人还好看,说他洗的相更好,清晰传神,层次分明,连脸上的汗毛仿佛都能看出来。

  听表弟说到他的好手艺,陈三儿来了精神,打开行囊,拿出一叠照片,瞧,这是我第一次给人照的相,是位很挑剔的阔太太,当时我手心里都是汗了:这是我第一次洗的相,太紧张,结果把正反面弄倒了……

  表弟细眯起眼睛,边听陈三儿的介绍,边一张张欣赏陈三儿的作品。突然,他的眼睛睁大瞪圆,这是你给照的?

  陈三儿接过一看,忙说,对,是我给做出来的。

  做出来的?

  是,这是我第一次做照片。那年,馆里来了位客人,拿出两张照片,让把两下的人合到一张照片上来。柜上说,还费这个劲,把人都叫来照不就得了?那人掏出张银票,往柜上一拍,少废话,给我做一百张出来,别看出假来,

  两张照片交到我手上,我一看,一张照片上一个人,另一张是两个人。三人虽然面貌各异,但都眼眸明亮,气度不凡。以前我从来没做过这个,所以很小心,怕做不好,又怕毁了人家的照片。经过整整一天的拼接、挖补、手绘、翻拍、冲洗,三人合影终于做成了,我也瘫在地上。等客人来取照片,见毫不相干的三个人坐在了一起,中间一人的手还搭在左边一个人的手上,那亲密劲儿,真像是金兰结义的好哥们儿。客人满意地连声说好。

  表弟听得目瞪口呆,半天才问,你认识照片上的人么?

  陈三儿摇摇头。

  表弟说,你知道这张照片闹出多大动静吗?

  陈三儿又摇摇头。

  表弟说,我原本在总督岑春煊手下当小师爷,虽然只是帮着抄抄写写,可也衣食无忧。后来,岑大人被人弹劾,头上的顶戴没了,我们这些在他跟前的人也作鸟兽散了。

  陈三儿一摆手,和我草民说这些干什么?

  表弟说,当年岑大人被人弹劾,罪名是他和维新派私交甚密,要知道慈禧皇太后最恨这些人。慈禧接到奏章火冒三丈,当场下懿旨罢免了岑大人,可怜我们大人,正在赴任两广总督的路上。当时我很疑惑,岑大人身为朝廷重臣,怎么会和这些维新乱党混在一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