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镜事


□ 李晓君



冬天公园的椅子

翠绿的卵形的树叶,已被季节收藏,它像一只只拉出的空洞的抽屉——身边的塔松、槭树、梧桐、枫树、香樟——烘托出一种类似老人的风度:冷静、客观、深思熟虑。这个曲膝的深思者,其处在对离去太久的臀部献吻的愿望里。它的身上,刀痕累累——这夏天的伤害者,已把战场转移到床上。
在它身后的湖岸,凫鸟的鸣声只在午夜传送。
谁曾走进冬夜的公园,代替它,披覆一身的冷霜和冰凌?这只空洞的抽屉——秋天装满了金色的明信片——飞鸟也不肯在它身上画下竹字的爪痕——它们通常在随风晃动的枝头,让人抬头/C哩,却踪迹全无。

绿色游艇

它到来之前,湖面保持了假象的平静。
当它终于从一座湖心小岛的树林后面出来,像一枚深藏的鱼雷带来不安的波纹, “蓦然,暮色笼罩/那时你不知道/湖的对岸是何方……鱼雷窥伺我们后/又掉头离开” (维多利奥·塞雷尼)。这是阳光很好的周末,湖心漂荡着一只无人驾驶的绿色游艇,在湖岸踮足张望的人,又继续了他们漫漶无边的交谈。
毕晓普: “想想拴在木桩或桥柱上的游艇中/某个沉睡的人/想想他似乎安然无恙,没有受到一丝惊扰”。
在另外一种口吻里,她说: “尽管我拥有‘不幸的童年’这份奖品,它哀伤得几乎可以收进教科书,但不要以为我会沉溺其中”。
他把纸上的毕晓普丢到床上,站起身来,走到阳台上,空荡荡的湖面恢复了初始的平静。
在他楼下,几个坐在废报纸上的收破烂的农民,像谈论家乡的水稻一样,谈论着一场一触即发的战争。

两张劳特累克的画片

当别人对他谈及现实时,他只是苦笑一下,因为他深知有一种更加令人信服的艺术现实。
——曼德尔施塔姆《阿克梅派的子晨》
(1)红磨坊的舞会
蒙马特。正在激烈跳舞的妓女拉·姑柳——这个常常吃尽客人餐桌上酒菜的老饕—和男舞伴华兰丹,使周围的观众趋向于植物人。在旋舞者的脚部,地上的投影形成了另一种透明的、肮脏的水洼;在远景的玻璃上,杂乱、粗短的笔触落下夜晚的碎片。它使室内的交谈者,分神于街道树旁的灯火。是的,当舞会把它的气氛往高潮上推送时,落幕的倦意,在一张张脸上毕现无疑。
而拉·姑柳在老男人们的击掌声中,像失控的陀螺;在裂纹的木地板上打转,她被气流鼓起的粉裙激起客人一阵又一阵欢呼和尖叫声——这个通常充满野性、缺乏教养的妓女,由于贪嘴和竞争,在蒙马特的女王宝座上坐了三年,便不得已到巴黎市郊的杂耍场去表演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