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染小说的私语空间


□ 段晓玲

  摘 要:擅长于私人化写作的陈染用她独特的生命体验为读者展开一个独特的私语空间。本文试从几个方面来探讨作者在她所构建的场景,场景中的人物,人物的经历,追求个人化的体验,来表达她纯属私人化的思考和挣扎。
  关键词:陈染 小说 私人性 私语空间
  
  陈染是九十年代作家中最突出具有女性思想的作家之一,然而在解读她的作品时,我们会发现她内心生活与外在生存景况的断裂,在强大的男权社会的功利中,陈染自觉侧身其外,用女性特有的敏感、细腻来呈现女性在现代社会的生存方式。
  
  一、主人公形象的自我性
  陈染的小说里有众多与世隔绝、行为怪异的形象,她们总是占据着主人公的位置。而从作者早年的生活经历来看看,她们无疑代表着作者本人的灵魂。陈染幼年时父母关系紧张,深感自卑和忧郁,在学校落落寡欢, 18岁父母离异,高考落榜,和母亲生活在一个废弃的寺庙里,随后又经历了诸多挫折,中学、大学时代,对正统的教学方式发出尖刻的嘲讽,表现出青春时期特有的极端性;成年后,经历过惊心动魄婚姻的失败,并度过一段乏味的职业生活,在忙忙碌碌、热热闹闹的公众生活内争权夺利,追逐社会名望的无意义,厌恶汹涌着各种欲望的社会。这些创伤性体验对她一生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并在相当程度上决定着她创作的题材选择、人物原型、情感基调、艺术风格等。
  也许是由于这个天然的心理蓄势形成的生活态度,陈染更多地思索了人的孤独、女人的孤独,进而上升为一种痛苦沉重的性格。而同时这种上升了的孤独沉积了深刻的文化意蕴。
  陈染的个性促成了她以孤独的心境去关注人类的孤独并进行艺术探寻,自然就成了她笔下女性人物的标志性性格。《与往事干杯》中的肖濛濛、《无处告别》中的黛二,都有着天赋的孤独气质。《私人生活》中的倪拗拗天性不合群,父母离异带来的自卑,班主任T先生的刻意孤立,使她只能与自我交流思想;随着成长,对于情感的渴求,对生命的探寻始终纠缠着她,身体欲望的满足不仅没有减缓心理的困扰,反而标示了她情感的匮乏和焦虑。在“黛二”系列中,充分表现了具有社会角色的成年女性的尴尬境遇:一方面,想要挣脱男权社会的束缚,但又困惑于传统理念中。另一方面,作为知识女性,必须面对生存的压力而不得不进入权利、利益和复杂的人际关系之中,黛二与男人的交往总是以失败告终,最后竟成为气功师行骗的实验品,在现实的种种伤害之下,最终崩陷于男性社会。陈染退回完全封闭的自我空间,她这样分析“我”的精神状态:“我是一个惟独没有现在的人,无论岁月怎样流逝,我将永远与世事隔膜。所以,我永远只能在渴望孤独与逃避孤独的状态中煎熬。”这样的描述,这样的话语,分明就是陈染自我的内心表露,她在充分利用笔下的人物传达自己的生存体验,虽然有所渴求,但最终不免无可奈何。
  
  二、话语方式的私密性
  陈染早年的生活经历影响到她个性的形成,而她的冷僻孤傲的个性又直接映射到她的作品中,使作品呈现出明确的个人化倾向,专注于个人的精神体验,并且把这种个人化的体验通过喃喃私语的方式表述出来,而这种话语方式又带有很强烈的私密性。作家常常选择第一人称的回忆视角,向外界讲述作品中“她们”的历史,以此作为与世界进行对话的模式。在第一人称回顾性叙述中,通常有两种眼光在交替起作用:一为叙述者“我”追忆往事的眼光,另一为被追忆的“我”正在经历事件时的眼光。在陈染的作品中,这两种自我均在叙事中有着程度不同的出现。如:黛二、倪拗拗等组成的人物序列,带上了强烈的自传意味,在这种讲述身体经验的“自传”中,叙述者以“经验自我”的视角重温过去时光中的当下体验。如:《私人生活》中幼年时的倪拗拗对胳膊、腿和食指分别命名为“不”小姐、“是”小姐和“筷子”小姐,这种描写呈现出一个瘦弱聪慧而又敏感的小女孩形象,她对自己身体的关注带有强烈的自恋倾向。
  陈染喜欢疏离群体的幽闭。不知道是因为相信人与人的关系是影子,或是惧怕人像风一般的粗暴、恶毒,还是因为不相信世上存在蓝天一般单纯而澄澈的情谊?总之陈染的处世哲学是“和人拉开距离。所谓敬而远之”。于是,在《开门与关门》中,她无论干什么,总习惯关上自己房间的门,而对邻居的“家门永远是四敞八开的,直到晚上睡觉前才肯关上”而感到大惑不解。那么,与他人隔绝,与社会隔绝,最后剩下的是什么呢?在《雪日》里,她写“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家里会无端地想起许多事来”,原来她只能跟自己的内心交谈。
  由于疏离,由于孤独,陈染话语中的自恋情结较明显。她笔下的女性人物大多具有自恋倾向,她们之所以自恋是因为现实世界中很难找到一个他人去爱恋。但是她们还是在不断逃离梦想破灭的现时存在,执着找寻理想中可以真正心灵相通的人。就像《破开》中的“黛二”所说的:“回想起来,在我活过的三十年里其实一直在等待。早年我曾奢望这个致命的人一定是位男子,智慧、英俊而柔美。后来我放弃了性别要求,我以为作为一个女人只能或者必须期待一个男人这个观念,无非是几千年遗传下来的约定俗成的带有强制性的习惯,……我更愿意把一个人的性别放在他(她)本身的质量后边,我不再在乎男女性别,也不在乎身处‘少数’,而且并不以为‘异常’。”这种表述对于传统思维模式来说,明显是一种的挑战,而话语里表达的却是一个年轻女性最隐秘的内心世界。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