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天泥塑


□ 康靖儿

  神秘泥塑
  
  已近傍晚时分,帅克拖着极度疲倦的身体,问了一家又一家旅店,几乎每到一家都是挂着客满的牌子。帅克有些沮丧,在这个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如果在天黑之前仍找不到可以寄宿的旅店,那十有八九就要睡大街了。
  帅克是一名青年画家,自己创业在上海开了一家私人画廊。这次帅克只身来到敦煌,主要是冲着名气来的,因为全国中青年画家素描写生作品大赛即将举行,只要能在大赛上捧得一个奖项便会身价陡增。为了吸取传统元素和寻找创作灵感,敦煌便是帅克的首选之地。
  在城里找不到旅店,帅克便只能背着行囊沿着乡村公路往前走。终于在一个离公路不远的地方,帅克发现了一栋三层楼的小木屋。凭感觉,帅克料想到这一定是一家家庭小旅店。
  小旅店的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满脸络腮胡子,看上去大约四十七八岁的样子,女的面裹头巾,露出一双忧郁而深邃的眼睛。这对夫妇没有像其他旅店店主那么热情,对这位陌生客人的到来显得表情冷淡。在谈好价钱后帅克决定在此住下来,因为这儿离石窟不是很远,而且比那些嘈杂杂的旅店显得更为静谧。
  小木屋的一楼只有一间客房,帅克对这间客房很满意,偌大一间房子既可以当卧室也可以用作画室。一楼过道尽头有一个洗澡间。店主夫妇特地告诉帅克,他可以在一楼自由活动,但千万不可上楼去。
  客房里虽然有些简陋,但收拾得很有条理,看样子已经很长时间没人住过。令帅克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其他的旅店都是客满为患,唯独这家旅店显得如此清净,如此便利的一个小店居然没人入住。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就在他居住的房间里,居然摆满了大大小小七八尊泥塑。帅克仔仔细细地端详每一尊泥塑,都有真人般大小,雕刻得惟妙惟肖,其中有一尊飞天泥塑,更是手握羌笛,翩翩欲飞,让人叫绝。
  帅克对此很纳闷,他便问络腮胡子,这些泥塑都是谁雕的,干吗不将他们移走。一谈到泥塑,络腮胡子一下子像触了电似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说那是一个曾在这里租住的青年画家雕的。他说那每一尊泥塑都是神,都是有灵的,千万动不得。看得出络腮胡子是一个十分虔诚的佛教徒,帅克便没有深问。
  
  午夜魅影
  
  第二天清晨,帅克起了个大早,打算步行前往石窟,不仅沿途可以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如果遇上感兴趣的东西还可以顺便画一画。
  来到石窟,帅克简直被古人精湛的石刻和壁画艺术所震撼,一天的时间在这种艺术享受中不知不觉度过。因为的确是太累了,帅克回到木屋旅店,洗刷完毕就早早睡了。
  午夜时分,帅克被一阵凉风吹醒,在朦朦胧胧中发现仿佛有一个人影从窗前掠过。帅克好生奇怪,便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只见白衣女子轻盈盈地飘进了洗澡间,帅克屏住呼吸跟到洗澡间门口,只见洗澡间的房门半掩着。白衣女子一直背对着房门,有着一身洁白光滑的肌肤,苗条而修长的大腿。帅克心里暗暗称赞道,真是一个绝好的美仑美奂的人体模特。待白衣女子快要洗完的时候,帅克又蹑手蹑脚溜回了房间。
  帅克好生奇怪,旅店里好像没有住进其他房客,而且二楼以上是店主的住宅区,难道是店主的女儿?这些都是店主的私事,自己只不过是个房客而已,所以第二天帅克仍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照旧背着画板去了石窟。
  第三天半夜里,帅克又发现白衣女子从窗前掠过,长发飘飘,步履轻盈。这次,帅克是有备而来,迅速拿起画板跟了上去。洗澡间的房门仍然半掩着,白衣女子依旧是宽衣解带,旁若无人地全身赤裸着站在水龙头下尽情洗浴。借着门缝淡淡的灯光,帅克迅速挥舞着手中的画笔。
  突然之间只见她转过身来。这次,帅克第一次目睹了白衣女子的芳容,看上去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大大的眼睛,浓浓的眉毛,高高的鼻梁,尖尖的下巴,美得让人窒息。
  帅克从惊怵中回过神来,他觉得白衣少女十分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对,飞天!就是自己房间里的这尊飞天,真是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倒的。但令帅克更纳闷的是,为什么自己白天从来没有见过这位绝世美女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