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余秋雨不是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①


□ 朱健国


拙文《魏明伦谈“二余”风波》在《山西文学》(2003年10期)发表后,反响强烈,注家蜂起,有的当事人甚至对我施加高压。为了进一步说清事件真相,2003年11月4日15时至18时,我在北京花家地余杰新居与余杰进行了三个小时的访谈。2003年11月18日,我再次到北京,余杰约我在北京花家地湘苑酒家见面,关于余秋雨与魏明伦的评价,他又补充了一个多小时。余杰的新观点是:余秋雨现在的言行,证明了他三年前对余秋雨的批评没有错,余秋雨只是一个有文革历史污点的帮闲文人;余秋雨太颠倒黑白了,他从未向余秋雨道歉;魏明伦“他过多地做一些没有意思的事情,浪费他太多时间”。
为了让更多人全面研究这一“伪现代化”个案,现将主要内容奉献于读者。目次如下:
起因是这样的
余秋雨他主动向魏明伦提出,想约我见面
其中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是余秋雨谈
杨瑞春的报道就是比较偏向于余秋雨他那一面
谈之前两天,他就已经通过魏明伦转来一封写给我的信
余秋雨说孙光萱批评他是想出名
我觉得余秋雨不是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
公开地批评钱老师
魏明伦的弱点在什么地方?
余秋雨太颠倒黑白了!
魏明伦他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
余秋雨和魏明伦居然有这种要控制别人的想法
不应该忘记鲁迅“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的精神①原题为《余杰新评余秋雨与魏明伦》。
他(余秋雨)类似于克林顿的莱温斯基麻烦

起因是这样的

朱:你刚才说,你在南京大学讲演时,有人提关于我在《山西文学》上的文章《魏明伦谈“二余”风波》,是关于这篇文章的提问吗?
余:对。
朱:你在南京看到了《山西文学》?
余:没有。
朱:现在我给你一本。《魏明伦谈“二余”风波》这篇文章,起因是这样的,这几年魏明伦到深圳去了几次,他几次约我见面,一再说他现在有个苦恼,余秋雨和批评余秋雨的人两方面不太理解他:一方面是余秋雨觉得他坏了他的事,对他的感情比原来“淡了”;另一面,批评余秋雨的文化人又说他太帮助余秋雨了。魏明伦说他夹在中间,两面不理解。我说那行,你就把你的苦衷讲一讲,我一定真实地记录你这种心态,争取让两面都能理解你。
结果他就和我在深圳湾大酒店谈了几个钟头,其时一旁还有几个文化朋友。魏明伦的访谈说了两层意思:一,余秋雨在八十年代对他有恩,现在余秋雨有困难,他作为朋友理当站出来帮助。(为朋友讲义气,这是中国传统美德,我觉得可以让人理解;但是,如果余秋雨越过了文化人良知的底线,那么这时候作为朋友,应该是帮着他觉醒,而不是替他掩护。)二,在说了对于余秋雨的大部分肯定的话后,他也说了余秋雨一点不是:说余秋雨的文革历史是有问题。第三就是谈了对你余杰的一些温和意见。这篇访谈文章我先是上网贴在《世纪沙龙》论坛,然后又寄给魏明伦看,他看后电话对我说,也没什么问题,但最好不要给纸媒发。后来北京的萧夏林在网上看后,转给《山西文学》主编韩石山。我想既然已在网上发了,萧夏林又是我原来在《中华读书报》的老同事,魏明伦又有“也没什么了不得的问题”的说法,没有说稿子有失实之处,那就同意《山西文学》去发。
余:你寄给他看过?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朱:我原来标题写得比较中性一点,是叫《魏明伦谈“二余风波”》,但是韩石山编发的时候,为了突出新闻性,就直接挑出魏明伦一句话“余秋雨肯定是有问题的”做标题。这样就加大了文章对余秋雨批评的力度,魏明伦因此很恼火,开始怪罪我不听他的“最好不要给纸媒发”的意见,更对我后来改变承诺有意见。
但他不知,我之所以要改变承诺,是因为形势变化了——
这篇访谈文章,本来是2002年5月弄的,一年多我一直压着没发。但是今年余秋雨将对他进行学术批评的萧夏林告上法庭,我非常反感。原来文革是用政治上纲来整人,现在有些人却假借法律之名压制文化批评,打着法制的旗号去整思想者和批评者,太霸道了!这是新形势下的新专制!所以我决定抛出这篇文章来,教训教训余秋雨,让他看一看,即使是全心全意帮你的朋友魏明伦,也不得不说你“余秋雨肯定是有问题的”,让余秋雨知道,文化界对他的病态已是“人神共愤”了。
《魏明伦谈“二余风波”》发了之后,果然反响强烈。对余秋雨震动很大,由此也带动魏明伦对我很有想法。本来,我对魏明伦的大节是很认同的,但对他不能“大义灭亲”地批评余秋雨,我不敢苟同。“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魏明伦谈“二余风波”》虽然主要是魏明伦的谈话,但是我采访整理的,已是我的文章,其知识产权归我,而不是属于魏明伦;这篇文章是否发表,决定权在我,而不是别人。根据国际文化惯例,访谈稿无须经本人审阅(有问题可通过法律程序解决);而我已将其寄给魏明伦看过,他没说失实,那我就可发,根据时机而发表了一一如果现在发表对支持文化界正气上升有利,我又岂可守小诺而失大义?为了对得起多数真正的知识分子,我只能将魏明伦“得罪”一次一一其实我是帮助他。萧夏林的弱势地位与魏明伦、余秋雨的明星强势地位不可同日而语,但我一向宁愿站在弱者一边。这只能请魏明伦原谅——今天不原谅,我有信心等待明天。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