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重温《牛虻》


□ 罗西亚

关于影视、关于话剧:一种文化政治行为与一代人偶像的传真 关于电影:前苏联曾拍过两次——横看成岭侧成峰20世纪50年代的黑白电影《牛虻》:是佳作,但不均衡
1955年,由E·加布里洛维奇编剧,A·法英齐姆密尔导演,O·斯特里奇诺夫主演,列宁格勒电影制片厂摄制了《牛虻》。相比原著,电影《牛虻》的理想主义色彩更加浓厚。电影着重刻画了牛虻作为一个革命者为追求自由和真理,不屈战斗奉献生命的英雄形象,并把小说中这一人物的“不完美之处”通通去掉了……其实,小说《牛虻》不仅是革命的故事、信仰的故事,还是伦理的故事、情爱的故事。
电影《牛虻》美化了牛虻身上人性的弱点,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原著的艺术性。如影片删去了原著中一个较为重要的人物——吉普赛女郎绮达·莱尼,牛虻的情妇。吉普赛女郎深爱着牛虻,时刻关注着牛虻的生命安全,但牛虻明确表示并不爱她,牛虻要赶走吉普赛女郎。牛虻为什么要赶走吉普赛女郎?吉普赛女郎为什么明知牛虻不爱她也不愿离开他呢?其实,牛虻的情妇不是一个平庸的女人。她非常敏锐地觉察到了牛虻内心世界的煎熬,一针见血地点明了牛虻的人性本真:牛虻深深地爱着他恨之入骨的父亲——红衣主教蒙泰尼里。所以,小说中牛虻的人性展示,因有着他与情妇之间的矛盾冲突,显得更加丰满复杂。而影片中的牛虻,就比较单薄了……苏联科学院的官方版《电影史纲》也这样说:“影片《牛虻》是不均衡的……”中国著名影视导演吴天明进行了具体的解释:“前苏联版的《牛虻》是从革命的角度来拍的。它是将革命的历史事实作为影片的前景,而把对主人公心理情感的刻画放到了后面,也就是‘人物’为‘历史’服务。”这在斯大林时代几成惯性。但需要指出的是肖斯塔柯维奇的电影配乐从另一方面弥补了这一不足。他为《牛虻》所作的配乐共12首,这些曲子是肖斯塔柯维奇“用音乐来打动人的情感,表现人的情感”的作品。看过电影的人会对这一点有更深的体会。配合着情节画面,音乐和谐完美地完成了剧中人物情感的映射,使牛虻作为一个“人”的心灵经历鲜活而动人,不仅很好地配合了影片的时代背景与“人”的心灵经历,更以极具戏剧特征的表现力赋予影片一种俄罗斯式的深沉气质,剧烈的反叛性与温暖的人性关怀,交织出具有崇高精神的悲剧氛围,令观众不能够忽视它的强大的独立的存在,不能够不称赞肖斯塔柯维奇是“俄罗斯的贝多芬 ”。
斯特里奇诺夫饰演的牛虻,血肉丰满、呼之欲出,是一个极其真实的人,有着一颗敏感的心,多舛之命运使他从一个“过于精致、弱不禁风”的青年,成长为一个“皮肤黝黑、面带疤痕”,胸中燃烧着不熄的烈火的革命者。斯特里奇诺夫以其充满忧郁和悲剧命运的目光及高贵傲然的气质,尤其是他高贵傲然的气质所体现出的那种精神的力量,深深地打动了革命时代的苏联和新中国青年的心,成为他们心目中一个难以磨灭的“革命偶像”,也使后来的扮演者望其项背难以超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