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篮的花儿香


□ 蒋 杏




每天早上六点闹钟就响,很准时的。这是易兰给自己定的时间。早上对于易兰来说紧张得就像打仗。首先要给根儿准备早餐。根儿是易兰的独生儿子,娇贵得像一口气,任何时候都不敢马虎,何况早餐。昨天早上如果吃的米饭,今日就得改吃面条。昨日早上如果是榨菜炒肉,今天就必须是韭菜煎鸡蛋。弄好早餐再伺候根儿起床。根儿八岁,读三年级,一年四季自然还需要易兰穿衣。根儿进早餐时易兰才给自己梳洗。待根儿吃过早餐已经天光大亮了,易兰紧忙拉着根儿朝学校赶。根儿读的隆中小学,要穿过两条大街四条小巷。易兰把根儿送到学校门口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红柳公园。易兰在红柳公园门口开有一家水果店。总不能太阳爬老高了店门还关着,那像什么话?小本生意图的就是一个勤字。有时候还要进货。大桩货要到外地去拖,比如武汉什么的。少量货物就到批发市场进了。水果批发市场在城南,一来一去至少一个小时。直到水果店开张了易兰才匆匆到对面摊子上买两个馒头蘸着豆瓣酱慢慢地啃。
闹钟一响易兰就醒了。易兰猛然坐起身子,正要下床,九斤忽然说今日不是星期天吗?易兰这才恍然大悟。今日是星期天,星期天没必要起那么早。易兰伸手关上闹铃重又躺倒下去想再眯一会儿。易兰刚躺下,一只手就偷偷摸摸钻进了她的贴身内衣里。易兰懒得理睬。他要摸就让他摸吧。易兰想。可这手并不老实,先是乳房,一捏一捏的,然后渐渐下滑,一直滑到了肚脐底下。易兰打个激凌,睁开眼睛,没好气地说,你干什么你,让人睡不睡呀?
他要干什么易兰其实很清楚,就那么回事儿。刚结婚那阵子易兰最感兴趣的就是那回事儿。恨不得天天要,有时一夜要几次。自从有了根儿后兴趣就减弱了,加上两位老人陆续去世,忙了地里忙家里,一天到晚累得伸不直腰,脑袋一挨枕儿就辨不清东西了,哪有心思和兴趣做那回事儿。所以,进城后,易兰就对九斤定了制度,一星期一回。也就是说那事儿做一次至少要间隔一个星期。易兰的理由冠冕堂皇,易兰说老人不是讲么,酒是催命的毒药,色是刮骨的钢刀。酒色这两种东西,可有不可勤,太勤了要短命的。易兰进一步说,我是为了你好,为你的身体着想,要是年纪轻轻就把身体拖垮了,将成果。
我苦笑着来怎么办?九斤拗不过易兰。打结婚起九斤就没有拗过易兰。九斤只好忍气吞声。但是,一个星期对于九斤来说实在太漫长了,漫长得就像一个世纪。九斤熬不住便常常对易兰进行骚扰,总想弄些意外收获。而九斤的每一次企图总要遭到易兰的拒绝。
把手拿出来,易兰说。
九斤不拿,嘻嘻笑。
才几天?三天。你真是一条喂不饱的狗,易兰说。
我是狗,好不好?我就是狗,九斤嘻嘻笑着,手更放肆了。
有那么一刻易兰的心几乎软了。女人么,女人的心肠从本质上讲就像面条。要想变软也不难,多泡一泡就行了。更何况,更何况进城大半年了,由于活儿远比乡下轻松,身子骨里的疲乏已经消失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疲乏一旦消失做那事儿的愿望又开始强烈起来。易兰吟哦一声,感觉自己正在变成一汪水。变成一汪水的易兰渴望有一艘坚不可摧的巨轮驶进来。易兰是在最后一刻果断地将九斤的手捉出来的。因为在那一刻易兰想起了白云霄。一想起白云霄易兰就对九斤产生了一种厌恶。说一个星期一回就一个星期一回,规矩不能坏。易兰很果决。......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