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篇小说选刊》破土记


□ 柳 萌

  柳萌当代著名作家、编辑家。曾先后在《乌兰察布日报》《工人日报》《新观察》、作家出版社、中外文化出版公司、《小说选刊》供职。现为《小说选刊》顾问、编审。著有散文随笔集《生活,这样告诉我》《当代散文名家精品文库——柳萌卷》《真情依旧》《夜梦与昼想》《珍藏向往》《春天的雨秋天晴》《悠着活》等二十余种。作品收入多种选本,并获多种奖项。
  
  《长篇小说选刊》杂志,从正式创办的二○○四年算起,已经走过三年的时光;从一九九六年以《小说选刊·长篇小说增刊》形式出现,至今整整十一个年头。做为这本刊物创办的直接操作者,回想起这三年或十一年的经历,很有点“书生事业真堪笑”的味道。这时难免懊悔自己干的傻事情。就是为了这本刊物,恳求那么多的人,得罪那么多的人,消耗那么多的精力,磨损那么多的唇舌,难道真有这个必要吗?事后常常这样反问自己。现在仔细想想,出版与不出版,有与无正式刊号,纯属公家的事情,跟我有何干系?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做过了,刊物存在已成为事实,我还是想记上一笔,让将来的报刊研究者,知道这本杂志是如何诞生的。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
  
  二○○四年秋天,《长篇小说选刊·试刊号》跻身于中国期刊之林。尽管它的封面设计和版式,都还不十分令人满意,但这毕竟是第一家这类刊物,因此带给文学界的欣喜,从众多作家热情的题词中,我们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这里不妨选上其中的几则:“说下大天来,还是长篇小说重要,有一个好的《长篇小说选刊》 ,是作家也是读者的需要,说不定还有点文学史的价值” (王蒙);“把好长篇推荐给读者,推向市场,推进神圣的文学殿堂”(陈忠实);“长篇长秀,选刊选优”(刘恒);“长篇小说是小说写作的万里长城”(王安忆);“文学博览,长篇集萃”(张抗抗);“文贵风骨,人尚气节”(韩少功);“庄重地纪念这一新的文学出发地”(刘醒龙);“《长篇小说选刊》必将推进中国长篇小说的发展”(阎连科);“这里是中国长篇小说的窗口,你稍稍踮起脚尖儿就能看到美丽的风景”(肖克凡);“《长篇小说选刊》是作家的摇篮”(谈歌)。如此等等。欣喜、赞美与期望,流露在每位作家笔端。
  当这本杂志的样刊送到我手中,除了喜悦还有无限感慨,许多关于这本刊物的往事,几乎是同时从我的记忆里冒出来。
  
  《长篇小说选刊》正式刊号未获批准之前,在我主持《小说选刊》杂志社工作时,曾以《小说选刊·长篇小说增刊》的形式,给热爱文学的读者提供长篇小说作品,而且惨淡经营,坚持了整整八年。在读者中有了一定影响,在作者中取得一定信任。新刊物能有如此境况,应该说,在今天并非那么容易。其间的甘苦和压力只有自己知道。
  
  说到这本《长篇小说选刊》的诞生,必须得说文学界和出版界的三个人:一位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党组书记金炳华,一位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建功,一位是原国家新闻出版署副署长梁衡(后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除了最后批准刊号的国家出版总署署长石宗源(现任中共贵州省委书记),这三位起到了催生的重要作用。如果没有陈建功当时的提醒,我们不会想到办这个刊物;如果没有梁衡全力的支持,不可能坚持八年办增刊;如果没有金炳华积极的争取,不可能最终获得正式“户口”。由这件事我就想,做为一个领导者,通常说的有权人,你这个权用来干什么,这是非常重要的。权用在办好事情上,人们会永远记住;权用在胡作非为上,人们会永远议论。当然,再议论再讥讽都无损毫发,该当官的照样舒服地当,但是若想做个像点样的人,窃以为,还是保持一点儿尊严为好,这样活着会更踏实更体面,即使将来不在位了,别人也会想起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