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整合中的欧洲华人


□ 范 可

  长期以来,海外华人研究的课题与对象主要集中在东南亚。早期的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如陈达(一八九二——一九七五)、施坚雅(G. William Skinner,1925—2008),以及稍后些的王赓武、颜清湟等学者都是海外华人研究领域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他们对海外华人研究的主要贡献无不集中在东南亚。“东南亚”(the Southeastern Asia)这一概念,按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 The Spectre of Comparisons: Nationalism, Southeast Asia and the World. London and New York: Verso, 1998)的说法,出现甚晚。而就其起源而言,完全是殖民主义和战后及冷战时期美国国际地缘政治的产物。安德森在讨论“东南亚”概念史的同时,没有忘记中国语境里的“南洋”。但他也指出,除了它与“东南亚”在地理概念上有所重叠之外,其产生背景与“东南亚”一词的滥觞无关。今天,毫无疑问,尽管“东南亚”的问世使国际政治格局的构成有所复杂化,但它确乎已被人们所接受。因此,这一区域华人也就自然地从陈达笔下那个缺乏严格空间形貌的“南洋”,施坚雅笔下的“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具体国家区位,被放到了一个几乎南到巴布亚新几内亚,东至新加坡,北达缅甸,西迄印度的广袤地理空间。换句话说,“东南亚”,这一文化与族群多样性繁复的区域也因此成为一种似乎共享着某些特质的想象共同体,惟其如此,这一地区的海外华人更多地为国际学术界所关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刘宏甚至提出“中国—东南亚学”模式,试图把对这一地区华人的研究直接纳入到一个更为宏观的区域性国际社会政治经济语境里。
  有关北美华人的专业性学术研究则出现得要晚,而且有着不一样的历史和社会背景。在一定程度上,对美国华人的研究更多地与美国社会文化变迁的脉络息息相关,其滥觞与发展更多地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民权运动,以及随之而来的倡导族裔和文化多样性的社会运动有关。这种情形一直到近些年来随全球化而出现汹涌的跨国移民潮之后才有所改变。研究北美华人的学者多集中在社会学和族裔研究(ethnic studies)两个学科领域之内。
  相较之下,对欧洲华人的专门研究出现得更晚,它几乎是在上个世纪的最后十多年间才出现。因此,对欧洲华人的研究直接地与全球化所造成的跨国移民有关,同时,也与欧盟这一超国家形式的政体形成过程中,所引发的欧洲社会中所谓“欧洲人”或“欧洲”认同的话语有间接关系。换句话说,欧洲在走向统一的过程中,也带来了涉及公民权(citizenship)的问题。按社会学家特纳(Bryn Turner)的看法,公民权具有两方面的内容:资源配置与社会的从属性,前者取决于后者。这就是说,公民权具有排他性,享受公民权利者只限于一个政体所辖领地内的公民。于是,欧盟成员国的公民权自然与不断涌入的外来移民存在着紧张,正是这种紧张带动了欧洲学界对欧盟地域内的移民研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