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朔走进了“千岁寒”


□ 关海山

  中国目静的作家中,写小说的,王朔是我比较喜欢的其中之一。他的小说,无论早年的《空中小姐》、《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顽主》,还是后来的《浮出海面》、《玩的就是心跳》、《过把瘾就死》、《动物凶猛》等等,尽管他的小说贫嘴饶舌油腔滑调,尽管他的小说文不及义不伦不类地喜欢堆砌成语,尽管王朔本人一直以来总被许多作家和评论家或愤怒或不屑地声讨为“痞子作家”甚至“流氓作家”,尽管通过报纸、杂志或因特网,时常可以听到王朔一些惊世骇俗不着边际的言论,像“我是流氓我怕谁”呀,像“一不小心就写出一部《红楼梦》”呀……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常常被他小说中所揭示出的深刻主题而震撼,还是常常为他那看似幽默轻松嬉笑怒骂的语言背后所闪烁的文学才华而折服。无论他的调侃任性还是他的玩世不恭,王朔其实都是在粗暴地、不遗余力地撕裂着长期以来罩在许多人身上的漂亮伪装和人格面具,从而还原人们精神深层的心灵困境与挣扎。至于作品的风格,那只是他所选择的一种适合自己的表现形式而已,就如一个人生活中或喜食米饭或喜食面食,目的都是为了填傀肚子维持生命,殊途同归,分不出个优劣好坏高低上下来。
  许多作家在写作过程中,才刚刚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也才刚刚被读者所喜爱,便又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匆匆去努力寻找“突破自己”去了,这好像已经成了文学圈内一个非常糟糕而又非常时髦的风气。岂不知,突破得成功了是可以再上层楼,而更多的情况,却往往一脚踩空,连心理准备的机会都没有,便掉入7污秽的深坑。
  及至后来,王朔写出了颇为人所诟病的《看上去很美》时,很多人惊呼:王作家终于露怯!我却不以为然,萝卜青菜嘛。凭良心说,《看上去很美》通篇虽然矫情但仍不乏真诚,虽然结构未免凌乱但仍有章可循,虽然全书平铺直叙不见高潮偶起但语言仍幽默通畅表达准确。做人要宽容,即使伸出自己的几根手指还不一般齐呢,何况王朔自身本来就是我们这个时代值得思考的文化现象。
  再后来,陆续看到王朔的《我看鲁迅》、《我看金庸》、《我看老舍》等,就觉得心里边疙疙瘩瘩的,另有些异样的滋味。当然啦,不是说谁就不能批评,人非圣贤。再说了,王朔在这些文章里,还是有不少掷地有声的观点和看法的,只不过他为了标新立异哗众取宠为了扎一个猛子便要掀起涛天的巨浪来,于是,就要口无遮拦地放些近似无赖的话语:只顾批评金庸武打小说里的人物武功全都奇高性格全都古怪,却不检点自己的小说里为什么男人都不务正业痞味十足又魅力无穷,女人都美丽贤惠温柔善良却又傻又贱智商低得空前绝后?批评“鲁迅没有长篇(小说),怎么说都是个遗憾”,却又不说术业有专攻,屈原、李白没有写过小说,曹雪芹、施耐庵没有写过流芳后世的散文或文学评论,难道他们的伟大都要因此而打上几个折扣?
  等到王朔要出《我的千岁寒》了,书未出笼,先造势,说什么“这本书的风格与王朔以前的小说迥异,体现了他复出以来强调的科学、哲学的概念”,说什么“这本书把既有的写作习惯写作风格都破了一下,不再理会篇幅、故事、情节、叙述节奏,彻底自由随心所欲”,说什么“这回忆须服从虚构的安排,当引申处则引申,当扭转时则扭转,不吝赋予新意义,不惜强加新诠释,讲通顺,讲跌宕,讲面面俱到,讲柳暗花明”……说到底,无论怎样粉饰,老虎就是老虎,猫就是猫,你猪的鼻子上插根再大再粗的葱它都成不了大象!这不,话都是很诱人的好话,待翻开书的自序,却兜头一盆冷水直泼下来:“我以为我是作家呢,我以为我是知识分子呢,我以为我是新贵呢,我以为我是流氓呢,我以为我是名人呢——操他妈名人!”“我对读者原来有个妄想,觉得这帮孙子都是势利眼,没想到人家都对我很好。”——你要自序便自序罢了,名人或读者又没有招惹你,好端端没来由地张口就侮辱人,却是何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Tags:王朔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