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蒙的“世情书”(评论)


□ 吴 俊

刚开始在一些报刊上看到王蒙的这类小说时,好像还不叫“玄思小说”,而是称“笑而不答”。后来,它们才有了这样一个正式而且严肃的总名。名正则言顺,不管是作者还是读者,现在都可以从这“玄思”二字上去说话了。
玄思,一般的理解大概有二义。一是深奥之思,一是玄虚之思。深奥或玄虚,或二者兼而有之,那就是一般人很难参透了的。但小说这东西从其本性来讲,却又是个俗物,应该是人人都有可能读懂的。那么,将通俗的小说冠以玄思之名,猜想起来或许就是作者想用这种命名去引导读者体会其中的言外之意吧。换句话说,作者确乎是想“借小说来说事”的。
说什么事呢?当然是人事和人事之义。止于人事,那还是一般的小说;要说人事之义,那就有了言外之意,非借玄思不可。作者用心拈出了玄思二字,直白了说,动机主要当在后者,即借题暗示人事之义。
话说到这里,这玄思小说之道其实也就并不显得特别玄了。大凡小说或泛泛地说文学写作,在作者的动机里,大多都会有玄思的成分。区别只在这玄思及其写法的高明或不太高明甚或拙劣。文学评论的目的之一,就是专门好事来针对并且说明这类问题的。那我是怎么来读王蒙的这批玄思小说的呢?
我把它读作“世情书”。世情书之名,我的出处在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史略》第十九篇开首,就大略将所谓世情书定义为“记人事者”,这类小说大率描写“离合悲欢及发迹变态之事”,由“描摹世态”而“见其炎凉”。简约地说,也就是专写人间遭遇和世态的小说。这类小说的最大特色是在于用各种方法来描摹、穷尽人间众相,使之纤毫毕露,无所遁行。有时则因意在讥刺影射,或“恶毒攻击”,也不免使用曲折之笔。中国小说由志怪神魔传奇而入人事,“世情书”的出现大概可以算是“小说界革命”的一大标志。但在我读来,这些世情书包括鲁迅最为推崇的《金瓶梅》,至少也有一大缺点,就是结构松散,行文总显得有些随意。真正能做到举重若轻难以挑剔的上品,也是少见。
王蒙的“世情书”(恕我擅断)写得则相对机巧。既以“老王”一以贯之总领其纲,又避长篇构思之繁,将碎片串成连珠,由凡俗琐事而诱发微言大义,使人不免处处留心,寻绎其文字间的玄思所在。分拆读其零星散篇,无非俗说的“微型小说”,虽有哲理寓于其中,似也不必当真,用老王的说法,就是“笑而不答”可也。一旦有心连篇串读,窥其全貌,则不仅“老王”的面目性格渐露,心理内衷见出曲折,而且,世间众相更是纷至沓来,真伪喜怒荣辱得失等等之间,不难读出世情书的要义真味。
世情书的要义在于讽世。既为讽,就是不明着直接说事,而是借事说事,以事见义。也就是有点曲曲折折、隐隐约约地进行批评或劝谕。这就与玄思之义相近了。作者的心地多存一份宽厚,态度决不疾言厉色,更非赶尽杀绝,但到底也不是歌功颂德,表扬好人好事。阅历既深,世事洞明,不妨后退一步,或登高一望,芸芸众生,虽难免可笑之行,多见趋利之辈,但总不忍视其为大奸大恶。对人性的弱点正可怀有一种怜悯的同情心。讽世也就见出善意和智慧。可能也就缘乎此,王蒙“世情书”中的“自嘲”之处大多显得心无所碍。因为我们最能原谅和同情的,其实就是自己。所以,许多时候他几乎就是在拿自己说事。老王开涮“老王”,这倒是世情书在当代的新品格。要而言之,讽世和自嘲,是王蒙“玄思小说”在写法上的两大特点。......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