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是专拣您爱听的说


□ 李燕蓉

韩老师:
听您电话里说着祝贺的话,自然很高兴,但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先感谢您和您所主编的刊物。借《山西文学》的光,我发在2005年第8期上的《那与那之间》,被《小说选刊》第10期转载了。我这样的新手有这样的运遇,当然与你们密切相关。
本是个闲散的人,写小说也只是这一两年的事。是真心喜欢,觉得这里的虚构空间适合像我这样的人生存。您是个幽默的人,不止把文章写得有看头,把生活也会做得那么有趣味,相较而言,我就显得呆板,不开窍了。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挺佩服您的,能把《山西文学》这块园地经管得这么好,想来是不易的。
不是专拣您爱听的说,是真心要感谢您和您的编辑。敬致编祺!
李燕蓉 2005年10月7日

燕蓉方家:
我祝贺你,你说感谢刊物,这我能理解,真要感谢刊物,应当感谢克海,他是个尽心尽责的好编辑。没有他的努力,我们拿不到这样的好作品。那一期是他负责的。发表前我大致看了,觉得写法新颖,语言也好,就签发了。发表后检查错别字(刊物出来我都要看一遍,看有什么错处),才细细地看了。应当说这是一篇好小说,《小说选刊》选它是有眼力的。写的是一个看似荒诞,怕也确实荒诞的事件,不在写什么,而在怎么写,你写出了它的底里,也写出了它的张力。人物的设置先就不同凡俗,有几个活动在作品中的人物,还有一个似隐似现的“我”,一边审视着一边叙述着。这也没什么稀奇,重要的是,你能将你的笔,也就是你的思考力,穿透事物的表象,直达人物的灵府,显现这个世界荒谬却更为真实的一面。写虚构作品全凭想像力,人们都这么说,而理解上,多视之为一种平面的漫延,高明点的,也不过作向上的升华,实则,想像力更多的是一种沉潜,是一种穿刺,看你能沉得多深,穿得多透。文中有这样的话:“由于失忆,他的未来变成了无限的可能。”写小说,就是要把看似寻常的事,写出它无限的可能来。这是一种智力的较量,也是一种品质的较量。这篇小说,形象点,可说写的是人民的眼里揉进了一个沙子,你不光写出了人民的感觉,也写出沙子在眼里的感觉。这只是我一时的感受,时间长了,已不太准确。当然,最该称道的,还是你的写法,你的语言。这都不是信上可以多谈的,有时间了,我或许会写篇文章。你是有才气的。这么好的开端,真是难得,还望珍惜努力。祝你快乐!
韩石山2005年10月20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