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装、藏尸与建构和谐


□ 洪 帆

家装、藏尸与建构和谐
洪 帆

洪帆 男,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讲师。

引言

看以及看完电影《门》,心里有很多不满意和质疑的地方。直到找来小说原作看完,才深深体谅影片的编剧、导演以及影片中主人公的辛苦。这是一次令人焦头烂额的家居装修行动,以及一次更令人焦头烂额的尸体处理行动;然而,最最让人焦头烂额的是这两个行动是同时进行的。

空间

有一点装修经验的人都知道,在装修前空间大小是首要考虑的问题。怎样合理分隔布局,选用何种建材,家具如何搭配,乃至色调的多寡,无不取决于此。小说《三岔口》中有一个标志性的恐怖场景噱头:蒋中天夜探“靠山别墅”,发现一排墙上有十一扇衣柜。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忽然收到一个奇怪的短信:“阄闯闽闲间闸闵问闻闷闪”。
蒋中天打开第一个衣柜门:“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幅画,是龟兔赛跑。下面写着:乌龟比兔子更了解道路的情况。”
蒋中天打开第二个衣柜门:“里面还是一幅画,画着十多匹骏马草原上驰骋,体态奔放,四蹄如飞。下面写着:请数数马头和马腿。他数了数,十一个马头,四十条马腿。他一惊,少四条马腿!也就是说,有一匹马没有腿却夹杂在马群中奔跑!”
蒋中天打开第三个衣柜门:“这里面画着一条软软的虫子。这条虫子长着一只眼睛,那毫无疑问是人的眼睛,睫毛长长的,双眼皮,让人感到阴森可怖。下面写着:万物皆有灵。”蒋中天打开第四个衣柜门:“这里面画着一片黄昏的树林,树干粗壮,树叶繁茂。有一条土道,蜿蜒着伸向树林的深处。树林和土道,都涂着一层厚厚的酡红。整个画面十分宁静。下面写着:请注意第四棵树后。他仔细观察第四棵树,没发现什么,至少它的边缘没有露出头发或者衣角。”
蒋中天打开第五个衣柜门:“里面画着一个圆圆的东西,发着昏暗的光,像太阳又不像太阳,像月亮又不像月亮。下面写着:日全食。”
蒋中天打开第六个衣柜门:“里面画着用金属和皮革制成的古代盔甲,冷冰冰的,似乎弥散着地下文物的味道。下面写着:遗物招领。”
蒋中天打开第七个衣柜门:“里面画着一个很大的书案,上面有一摞书,都是线装古书,似乎散发着幽幽的书香。旁边有笔墨纸砚。下面写着:立即打开上面数第七本书,翻到第七页,有保命之法。书在画中,怎么打开?”
蒋中天打开第八个衣柜门:“里面画着一只像脸盆一样大的嘴,血红血红的,分不清性别。从中间看进去,里面黑洞洞的,看不见牙齿。下面写着:要了解一个人,必须去聆听他没有说出的那部分话。”
蒋中天打开第九个衣柜门:“里面画着一只耳朵,这只耳朵很大,跟第八个衣柜里的那张嘴同样的比例,像个蒲扇,密匝匝的汗毛清晰可见,看上去毛烘烘的。耳眼像个蛇洞。下面写着:这是一只聋耳朵。”
蒋中天打开第十个衣柜门:“里面画着一颗逼真的心脏,有点像医学院的教学图,旁边标注着:主动脉弓,肺动脉,肺静脉,左心房,右心房,左心室,右心室,冠状动脉……下面写着:思想与感情。”

蒋中天终于没有打开第十一个衣柜门,因为他忽然明白了短信的“玄机”所在。
我不厌其烦地摘抄这个段落是因为它鲜活地表现出小说作者的家装风格与趣味——只有平面空间中的“无限”延续与“简单重复”。“11”这个数字并非一个神秘主义的“密码”,而仅仅取决于11 扇衣柜的繁复描写程度,几乎已经达到了小说阅读的最大极限,否则的话,蒋中天一定可以永无休止地开下去。对于“简单重复”也许可以有异议,但即使再“重复中有变化”,其程度也不会超过鲁迅家后园的“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小说不过是再等间距地种上了九株枣树,每一株上用不同的玻璃纸扎上小蝴蝶结罢了。这是一间鬼宅。只有虚妄空间结构概念的鬼宅。
小说看起来先天占有了比电影更自由和丰富的空间与篇幅优势,但毫无章法的挥霍与堆砌,使得这座虚张声势装修的鬼宅,在白昼第一道阳光的穿刺下便灰飞烟灭。
其实从来就只有一片杂草丛生的乱坟冈,“三岔口”是作者也不知道通往何处的虚构空间的标示,惟有幻觉出一种“在路上”的嚎叫与快感。
电影显然要煞费苦心得多。
蒋中天家里的局促空间是压抑与精神崩溃的根源。在影片中,这间本来就不宽敞的居室被强行分割成两个空间。一半是仍然每天正常起居的环境:干净整洁,颇有品位的舒适;另一半是装修中的墙壁与工作台,水泥斑驳,尘屑飞扬。尤其当这两个空间同时出现在纵深景别的画面上时,显得格外的分裂与怪异。蒋中天在整部影片中不断重复的其实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家居装修。其他的都无关紧要。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