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钟的秘密心脏(节选)


□ 伊利亚斯.卡内蒂 王家新

  《钟的秘密心脏》(The Secret Heart of the Clock)为英籍德语流亡作家、诺贝尔文学奖(1981年度)获得者伊利亚斯·卡内蒂(Elias Canetti,1905—1994)晚年写下的一部思想札记集,它收有作家自1973——1985年间写下的思想片断和格言札记。它们体现了这位伟大作家一生经验和思想的精华,用作家自己的话讲,它们像“书法中的最终的抽搐”,有一种令人震颤不已的力量。自从译者1992年在伦敦接触到这部作品的英译本以来,多少年来就一直不能放下。这里刊出的是译者多年来陆续译出的全部译文
  
  1973
  
  写作如其所是,要求对语言具有信心;我惊讶我依然如我所具有的程度那样拥有它。我从未被引向只拿语言来做实验;我注意到这样的实验,但在我自己的写作里避开它。
  理由是生活本体的要求完全占据了我。沉溺于语言学的实验便是忽略了这个本体的更伟大的部分,除了极小一部分,这样的实验留下它们不被触及和运用,仿佛一个音乐家无休止地演奏一件乐器,但却仅是用他的小拇指来演奏。
  
  哲学家们最深奥的思想有着它们自身的变戏法。众多的隐遁是为了某些事物突然就出现在手掌里。
  
  为了一生而知道一个人,并把他保持在秘密里。
  
  降低自己,为了恨得更准确。
  
  世界文学,对他们,是某种他们可以在一起全部忘掉的东西。
  
  淡化或是强化结局:别无选择。
  
  限制一个人所期望显现的尊敬的领域。保持一个人更大的部分敞开。
  
  他转向每样向他显出胃口的动物。
  
  一代人失去天堂,通过对它的征服。
  
  排干自我满足的沼泽。
  
  犹豫不决,一种隐藏的经济,有效地贯穿于他的一生,而无需他自己的理解。这样的犹豫不决是思想的重量,离开它,他的思想就会成为一阵轻风。
  
  绘画在变;伟大画家们画下的画,不久就会被另外的画家变为另一种。变形的秘密及莫测:你永不知道是一幅什么画在为你预备着。
  
  你带在眼睛里的死者的影像将成为什么?你将如何藏起它们?
  
  这个被赞赏的女人,以如此致命的吸引力酬答投向她的每一瞥,仿佛有人向她祈求过。而她自己保持沉默。如果这一刻她微笑,她失去。她给予的好感太早,她的感激会毁掉她的美。
  
  市侩们乔装打扮,就像一匹马吃糖上了瘾。
  
  那是一句格言,他说,并且很快又合上了嘴。
  
  哲学家们,其中一个陷入种种纠葛:亚里士多德。另一个却让人难以脱身:黑格尔。
  哲学家,由于膨胀:尼采。
  由于呼吸:庄周。
  
  歌德成功地避开了死亡。而观看他如何成功是件令人沮丧的事——它太成功了。同样让人吃惊的是,从另一方面看,他的生命总计起来每一样又是遗嘱。
  
  依靠那渴死的神。
  
  我将不再有能力去清点它们,那些所有我死去的东西。如果我试图去做,我将漏掉它们的一半。那里如此之多,它们到处都是……死者已经为我获取了所有的地方。
  
  “当所罗门为他儿子的死流泪,有人对他说:‘你这样将不会完成任何事情’,他回答说:‘这就是为什么我流泪,因为我不完成任何事情’”。
  
  我的悲哀是永不从愤怒中解脱。在作家中,我是愤激的一个。我不想证实任何事情,但我总是相信要去强化并伸展我的信念。
  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司汤达?
  
  渐渐地,你的自负枯萎了,而你变得自卑和有用。既然要变成这样很艰难,那它就不会是徒劳。
  
  总是在日落之后,那只蜘蛛出来,并等待金星。
  
  1974
  
  有多少事物你要避开,以减少死亡的碰撞!
  
  维也纳像我从未离开过似的再次靠近我。我是不是和卡尔•克洛斯①一起移居进去的?
  
  今天我读卡尔•克洛斯的书信,它们对我是新的。我必须不带感激地读它们。我应仅仅试图去理解这位作家是什么。我必须倾听他,仿佛我是那位女性——这些信件的接收者,而不仅仅是我自己。
  
  分号的梦。
  
  如此美丽,早年经历的复活。在长时间被遗忘后,现在它变得更真实了。
分享:
 
摘自:延河 2011年第04期  
更多关于“钟的秘密心脏(节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