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忧思中学语文新教材”系列讨论之三


□ 孙绍振 汪 波等


编者按:1997年11月,由本刊发表的“忧思中国语文教育”的一组文章,在文学界、文化界、教育界乃至全社会引发了长时间的讨论与反思。在舆论的推动下,初一、高一的语文教材从2000年秋天开始改革,然而新的教材试用后又引起各种争议。本刊今年从第一期开始发起了“忧思中学语文新教材”的讨论,下面的这组文章是上一期讨论的继续。

改革力度很大,编写水平太惨
——初评新版初中、高中《语文课本》第一册
孙绍振

新编语文课本把阅读的范文和“写作、口语和交际“平等地并列起来是一个创举。改革的成绩是可贵的,但毕竟是初步的,问题还很不老少。从编写者的水平来说,新编语言课本和旧课本并没有多大的差别。从语文教学学科建设的高度上来看,编写水平不是一般的落后,而是时代水平线上的落伍。

基础理论和思想方法落后二十年到五十年

第二单元的写作指导是《写自己最熟悉的事、最动情的东西》。写熟悉的东西、动情的东西,当然没有错。可是这样说了也等于没有说。
在这里作者暴露了思想方法或者哲学修养上的一个重大缺陷,那就满足于现象的并列,或者用哲学的语言说,习惯于现象的统一性,而缺乏从现象的统一中揭示矛盾的自觉。
问题的要害在于,有时熟悉的东西好写,有时正因为太熟悉了,反而熟视无睹,老师同学、父亲母亲天天见面,反而没有东西可写,来了一个新同学,旅游到了一个并不熟悉的新地方,倒可能写出一点有个性的东西来。关键在于在熟悉的东西里,找到新鲜的、不熟悉的东西,思想才会激动起来,才有文章可做。
写熟悉的东西,这是许多人都讲过的,其中有正确的成分,说的是作家不能无限地依靠想象。但是,其中也有非常不切实际的、害人的东西。新课本的编写者,显然没有突破旧教材机械唯物论的局限,也没有具体分析矛盾的修养,连八十年代得到共识的文学理论上的审美情感价值论都很隔膜,就不能不注定使得这部“新教材”在智慧的水准上不能超越旧的。
编者的第二个论点是要求学生写“动情”的东西。
当他力主写“动情”的东西的时候,就完全忘记了前面所讲的“熟悉”的东西。
一个能作起码的研究的人,都不会满足于“熟悉”和“动情”的并列。很明显,二者不但有统一的东西,而且还有互相矛盾的东西。熟悉的,有不动情的,不熟悉的、陌生的,可能是十分动情的。关键不在熟悉不熟悉,而在于能不能触动感情,不是一般的情感,而是有个性的,只有自己才有的情感。中学课本中所选的张洁的《挖荠菜》,开门见山,就是:“我对荠菜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有了特殊的感情,而不是一般化的感情,就有个性了,熟悉不熟悉,就无所谓了。《背影》的成功就不在于作者是不是写了熟悉的父亲,而是写了不一般的感情。写他起先不满意、不理解父亲的爱,以父亲的爱为羞,然后才为父亲并不浪漫、并不美妙的动作所感动。个性就是特殊性,《背影》经典性的、美好的感情,就在父亲那么煞风景的笨拙的动作中,这就叫做真正的自由之趣,自由之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