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崖壁孤灯


□ 赵建华

  国庆期间,我参加了一个同学聚会——这是初中毕业20年来的首次同学聚会。我真佩服那位组织者的能力,班里四十二名同学全部到齐。时间真是个霸道的家伙,不跟任何人商量只顾着自己的性子往前走,可浮在时间长河里的我们已是今非昔比,物是人非。几个男同学不由得唱起童安格的那首《忘不了》:“为何一转眼,时光飞逝如电,看不清的岁月,抹不去的从前……”几个女同学眼角含着笑眼里却已噙满了泪水。此时我才深刻感受到普希金说过的那句话:过去的一切都将变成亲切的怀念。

  觥筹交错间,一个女同学端着高脚杯叫着我的名字款款而来,一身淡黄色套裙将她丰腴的身材衬托得更加饱满匀称。她的脸上荡漾着温暖的笑容,那笑容让我跟酒店里开得正闹的金钱菊联系在一起,金黄、明媚、温煦,一朵连着一朵,一直延绵到我心里,感觉暖融融的。她落落大方地与我碰杯,请我和她一起主持同学们即兴表演的节目。这位女同学是谁呢?叫什么名字?我的脑子瞬时短路了,一片混沌,只好一脸费解的表情尴尬地客套着。看她和别人碰杯去了,我悄悄向身旁的小燕打听她。小燕吃惊地看着我说:“真是贵人多忘事,把我们的叶子都忘了?”“叶子?哪个叶子?”我一脸茫然地问。“郭叶,郭老师,想起来了吧?”小燕的声调提高了八度,我仍不解地摇摇头。小燕凑近我耳语道:“绰号‘落叶’,如果你再记不起,我就没办法了。”她的语气明显不耐烦了。“落叶?”我像缺氧的鱼一样张大嘴,几乎失声叫出来。绰号有时更能直观生动地反映出本人的形象,反而比真实的名字更让人难以忘记。我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优雅贤淑乐观大方的女人怎么能和过去那个邋里邋遢哭哭啼啼的“落叶”相提并论?用天壤之别、脱胎换骨之类的词形容她真的毫不夸张。我大脑的短路瞬时接通了,明晃晃地将从前的记忆照亮。

  上中学时郭叶还曾是我的同桌,她很瘦弱,头发黄黄的,肤色也是黄黄的,是营养不良的模样,她一筹莫展的脸上常挂着泪痕,两只阴晦的大眼睛里盛满了哀伤,她似乎缺乏快乐的基因,憔悴得就像一片落叶,随时可能被风吹散。我常见她双肘撑在书桌上,双手狠狠地揪住蓬乱的本来就稀疏的头发,接着将头埋在肘窝里伏在课桌上抽泣。她经常迟到,甚至无故不到课,为此常受到老师的批评。

  后来我转入矿区上学,偶尔听一位同学说起郭叶得了自闭症,离家走失了。那是我离校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听说关于她的消息,后来我把她忘得彻彻底底,千干净净了,她正如一片落叶只在我记忆的上空轻轻飘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别怪我无情无义,那时的郭叶在班里确实太不起眼了,学习成绩差,性格也很孤僻,似乎缺乏与人沟通交往的能力,她就像一只丑小鸭,丑得令人厌恶,而且老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怎么会引起我额外的关注呢?

  那天,如果把郭叶比作一朵鲜花,我恐怕连一片绿叶都算不上。知识的丰富个性的成熟赋予她特有的气质和风韵,她不仅口才流利妙语如珠,而且机智健谈,诙谐幽默的言语逗得大家忍俊不禁。她还是个调动情绪的高手,同学们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兴致勃勃,表现欲很强,毫不推辞地尽情展示自己的“才华”,现场气氛很是激昂高涨。有对唱情歌的、有打快板的、有跳探戈的、还有说三句半、讲荤笑话的,随心所欲本色的表演逗得大家合不拢嘴,笑得直不起腰来,肚子都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