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豆鬼\黑暗佛及其他



  明郑二阳著小品文《烈豆》,曰:“煮绿豆中往往有煮之不烂者,人皆名为烈豆,亦曰铁豆,其名甚佳。”这种“豆”我认识,小时候喝绿豆汤,狼吞虎咽的,碗快举到了额头。奶奶就提醒我们,慢慢吃,细细咬,小心汤中有“豆鬼”。我们乖,听奶奶的话,舌尖时刻保持着警惕。少倾,果真于一团柔软中发现一物坚硬如小石子,圆滑赛玻璃珠。急忙一步步半哄半骗到嘴角,猛地一赶,掉落掌中,黑油油的发着贼光。用力掷于地上,叮当有声,扮个鬼脸,一跳一跳滚走了。
  “豆鬼”,比之“烈豆”、“铁豆”,我认为“其名尤佳”。
  
  家里来了一只老鼠,很讨厌。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恐吓,驱赶,下套,放毒,都奈何不了它。
  老父亲就说,捕老鼠要有耐心。以前在乡下,老鼠有个雅号叫“倒壁佛”,说是老鼠躲在洞里的时候,是贴着墙坐着的,两只前爪托住下巴,像尊佛一样。“它会想来想去的,人要下药了,要放老鼠笼子了,人会把药下在哪里呢,会把笼子摆在哪里呢?……你一天两天没法让它上钩。”
  我听了觉得好玩,据此写了一个小说,标题是:“黑暗佛”。
  我们家的老鼠呢?忘了,后来好像走了。它为什么不留下呢,不知道在我们家某处看不见的黑洞里,它想了些什么。
  
  某日,于露台翻书,抽烟,饮茶,给远方的朋友发短信。至半夜,忽觉四下里一片空廓,夜无声凝重……忽然,雨点一滴坠落茶杯之中,掀起了一朵巨浪。
  ——雨点提醒了我:刚才,巨大的一片星空就在我头顶呀。
  我仰起头来,星空却已收起它等候了一个夜晚的灿烂。
  
  第一次住星级酒店,临睡前看见床头柜上摆着一个小记事本。褐红色的皮子底板,夹着几张雪白的便用签,右上角用蓝色小字印着酒店的标志。底板右侧的一个圆扣上,穿着一根削好笔头的铅笔,笔尖瘦削而温和。一片温暖感顿时涌上我的心头。
  以后每回住酒店,我都会对着那些小记事本看上老半天,但我从未在雪白的纸上留下一个字。
  以后每回看见妻子为女儿削铅笔,我的心头就会涌上同样的温暖感,但我从未代替她做过这件事。
  
  二十岁,我当上了中学教师。接的是初一新生,两个月前,他们还是小学生。我看了他们的学籍卡,大多是一九七六年出生的。
  以后我遇见所有一九七六年以后出生的年轻人,我都把他们当成孩子。在我眼里,一九七六年和一九八六年出生的孩子,他们一样大。
  一九九六年的比他们小,这一年我的女儿出生了。
  
  汪曾祺著《我的老师沈从文》,曰:沈喜欢在很多书上做题记,一本书上题着“某月日,见一大胖女人从桥上过,心中十分难过。”
  汪自谦,说老师那样写,他“不知所谓”。
  我自负,斗胆说我“知其所谓”。我是个瘦子,能理解“大胖女人”过桥为何让沈从文难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