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魂归自然


□ 冯俊科

外祖父

外祖父是个爽快人,脸上常带笑,见人不笑不说话。走在村中的路上,无论见到谁,第一句话就是:“吃了吗?闲时到家云云。”
云云,豫西北土话,意思是聊聊天。庄稼人听了这句话,显得彼此十分亲切。村中的汉子吃饭一般很少在家,大都是端着饭碗,手里拿着蒸馍,到街上吃。外祖父端饭上街,只要碰上谁家的孩子哭,顺手就把自己碗里的饭倒在孩子碗里,边倒边说:
“别哭了,快吃吧,孩子是饿了。”
然后,用嘴舔舔挂在碗边上的饭,直起身来返回家再盛。外祖母见到时会问:
“咋吃恁快?刚出门就吃完了?”
“饿了还能不快吃?”
外祖父说完一笑,盛满饭又走出去了。
村东头丁字路口,长着一棵几百年以上的大槐树,有十多丈高,巨大的树冠下遮挡出亩把大的阴凉,树干三人合抱都抱不过来。夏天,那是人们吃饭最集中的地方。半条街的汉子们都爱端着碗到老槐树下,或蹲或坐,边吃边云。有谈赶马车到北山拉煤时的艰辛,谈当年红枪会打老日本时的勇敢,谈把大土匪李端章钉在沁阳城门楼时的解恨,也有说邻村公公与儿媳妇之间的风流,说村西头王孬与他老婆夜里的情话……真是无所不讲、无所不谈。听到兴奋时,有的二杆子青年会把手中的碗往地上“啪”地一摔,喊道:
“真他妈的有意思,谁再说一个?”
这种场合,外祖父总是一边吃、一吃听、一边笑,有时也讲上几段故事。遇到爱逗嘴的后生争得面红耳赤时,外祖父辈分大,就会用筷子一敲空碗,骂道:“争恁娘那脚,快回家捣饭去吧!”然后站起身子回家去了,一树下的人就会慢慢散去。
外祖父身体很好,活到90多岁。这不仅因为他性格开朗、爽快,而且也与他一辈子磨豆腐、吃豆腐、卖豆腐有关。听母亲说,外祖父家世代开粉坊,做豆腐,世代人都高寿。外祖父的爷爷、父亲都活到一百多岁。他们家祖传的一句话就是“青菜豆腐保长寿”。每天晚上,外祖母把黄豆洗干净,用清水泡着。第二天鸡没叫,外祖父就起床到后院的粉坊屋,套上那匹老牲口,开始磨豆腐。牲口两眼用眼罩罩着,围着磨一圈一圈地走,石磨在轰轰地转,乳白色的豆浆从磨的四周流淌出来,顺着磨盘上的沟槽,流进半埋在地下的缸里。等缸快流满时,外祖父喝牲口停下,用桶盛出豆浆,倒在吊着四角的白布单里。精细的豆粉顺着布缝流到下边的缸里,留下了粗一点的豆渣。过滤后的豆浆放在大锅里一烧,达到一定温度,点上卤水,立刻就变成软乎乎、白净净、香气扑鼻的豆腐脑。每当这时,只要有人进来,外祖父总会操起勺盛上一碗鲜豆腐脑递过去,说:
“来,快喝,热的。”
我小时候住在姥姥家,没少喝豆腐脑。
天刚麻麻亮,做好了豆腐,外祖父喝上两碗豆腐脑,挑着豆腐走出村庄。清晨的农村,一片寂静,村外的大路上空无一人,田野中的秧苗不时发出“咯吱、咯吱”的拔节声。外祖父挑着豆腐担,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清清嗓子,常常哼上几句京戏,等一进入邻村,就开始叫卖豆腐。......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