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薤


□ 洪 杏

  塞外的春日,“时已清明,春色渺然,凝冰未泮”。《长春真人西游记》里还这样记述道:尽原隰之地,无复寸木,四望惟黄云白草。水濡马腹,旁多丛柳。渡河北行三日,入小沙陀,时有野薤得食。
  每年的阳历四月,塞外的野地,最先冒出的是野薤(xiè)。无数的野薤,远远望去,成片成片的葱心儿绿,那叫一个水嫩!
  野薤,是一种野菜,形状像韭菜,味道像葱。这种野菜,生命力极强,给点沙土,就漫山遍野地,串长,长成大片大片繁茂的绿色。
  野薤,中药又称薤白。薤白,性温,味苦、辛。能温中通阳,下气散结,并有祛痰作用,可作理气药,治疗胸痹等危症。
  外公来的时候就说,看见这里的野薤,钻出了小苗苗。外公说,别看野薤不起眼儿,长成后,制成饮片,就变成了上好的药材。
  其实,我是不懂得中医知识的。只是听了外公的讲述,我才明白一点就里。外公把一颗制过的薤白,拿给我看,说,像这样制过的薤白,方可入药,医疗痼疾。可我怎么看这颗薤白就像被风干了的半透明的包谷粒,泛着不太讨人喜欢的暗黄。
  我不懂得什么是“胸痹”,外公说,就是冠心病。在那个时代,在我孩童的记忆里,冠心病就如同五雷轰顶的绝症,是治不好的。我不相信,这半透明的“包谷粒”能医疗这样大的疾病,更不相信外公能有这样好的医术。外公只是笑笑,说,人不可貌相,药也是不可貌相的哟!他还说,国医学博大精深,讲究整体观念,辨证论治。所以,能够医治百病。外公从来都是把中医中药叫做国医学。母亲总说,外公还会扎“火针”。可我从来就没相信过。外公不但长得瘦小,还留着一把山羊胡子,怎么看都像个账房先生。在那个时候,在我孩童的印象里,地主老财才留着山羊胡子呢;账房先生就是《白毛女》里狗腿子穆仁智的代名词。
  外公在我们家住了一个星期。我的父亲母亲竟吵了好几回架。尽管,他们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不隔音的墙壁,具有很强的穿透力。摔杯子,砸凳子,斥责,哭泣,辩解,委屈……一字不落地,撞入了耳膜。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外公是富农,大院儿家委会早就多次下了驱逐外公的通牒。
  外公和我们家的小孩儿挤在一间屋子里。外公一动不动,就像睡去了一般。甚至,在很长时间里,他都没有翻动一下身子。只是我在放学的时候,看见外公蹲在房外的墙角边,抽烟。烟,是用废纸和粗烟叶裹成的烟卷。不知道是淌下的清涕还是泪水,把烟头浸得湿透透,再嘬时,烟,灭了。外公一屁股出溜在了地上,望着远方,失神的眼睛里,很忧伤,也很无助。
  那天,外公主动向父亲母亲提出,回老家。外公说,出来时间长了,想老家了。我知道,外公这次来是准备长久住下去的。母亲说,外公年岁大了,又得了气管炎,一个人在老家,实在是太不方便了。我怎么看外公,都不像可恶的阶级敌人。我想,一定是搞错了。为了留住外公,我把攒的几张雪白的纸张递给外公。那可是我用5张漂亮的太妃糖纸换来的呀!我告诉外公,以后可以用这样雪白的纸卷烟抽,就讲卫生不生病了。外公先是一愣,而后就坚决拒绝。外公的理由很简单:太浪费。
  外公还是走了。外公走的时候,依然在肩上挎了个来时的小布包袱。外公执意不要母亲为他准备的行囊。母亲背过身去掉泪,外公却说,千万别让人家说出俺是来踅摸俺女婿家东西的。外公安慰母亲,说,只要你们家庭和睦,俺就放心了。
  外公走的时节,“北陆祁寒自古称,沙陀三月尚凝冰。”这时已经到了清明时节,却没有一点春天的迹象,凝结的冰还没有融化。降落下来的小雪子,经西北风一刮,打在人的脸上,生疼,生疼。密集的小雪子,聚落在屋前的枝丫上,树枝发出沉重的“吱吱呀呀”的呻吟。外公踽踽独行,他的身影,渐渐隐没在一片迷茫的风雪之中。
  我仰起脸来,望向母亲疑惑地问道:“妈妈,外公为什么会当富农呢?”妈妈用颤抖的音调,说:“解放后,外公医术好,公家请他到中学当了校医。后来……”
  “后来,怎么样了呢?”
  “富农……让回家……改……造……”母亲发出艰难的声音,哽咽住了。
  几天后,院子里的刘姥姥,跑到我们家,说,她吃了外公的“野蒜”(薤白)方子,心痛病就给医好了。刘姥姥拿着亲手缝制的绣花鞋垫,说,只送给大好人外公一个人呢!我知道刘姥姥是三代贫农,不由得冷不丁冒出一句:“我外公是富农……”惹得刘姥姥好一阵地训诫与呵斥。
  以后,外公从遥远的地方,报来的都是喜和平安。只有再回老家探望外公的时候,我才领会了一个70岁高龄的老人,生活得是多么不易啊!外公却很高兴,大讲野薤到薤白的炮制过程,说,拣去杂质,簸筛去须毛……炒薤白:将净薤白入锅内,文火炒至外表面呈现焦斑为度,取出放凉。又说,《本草经解》:入足厥阴肝经、手太阴肺经、手少阴心经。
  我知道外公是个识文断字的先生,极聪慧,读过许多医书,能够用国医学医治不少的急症。可是,那个时候,在白天,外公是挂着大牌子被监督劳动;夜晚,就成了四乡众邻的贵客。这家请吃饺子,那家就送白面。村里人说我外公“扎鼓”(医治)病,从来就是分文不收啊。能够给不生孩子的“扎鼓”好咧,还是分文不收。村革委会主任急了,说,贫下中农有病就得找赤脚医生“扎鼓”,哪能让富农当了天!
分享:
 
更多关于“野薤”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