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活在民间的记忆


□ 乔晓光


做豆腐、钉鞋掌、锔碗、编草鞋……这些民间平凡的生活画面构成了大多数中国人的童年记忆,剪纸、社火、祭祀、皮影戏……这些中国农村古老的传统在一辈辈人的繁衍中延续了下来。随着时间的流淌,民间的风俗习惯也在无声无息地流传着,但是随着经济生活的发展,这些民间的文化也面临着消失的危险,因为年轻人都涌进了城市,而民间文化的传承又是口传心授的,村庄里一个老人的去世,就意味着一个民间图书馆的消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人类口头与非物质遗产”概念的确立,有助于我们重新认识中国民间浩瀚的民俗文化,从而在经史子集之外发现我们民族发展的源泉。
活在民间的记忆图片1
陕西米脂县榆林洼村的秧歌是米脂一带最古老的秧歌,每年正月,村民们都会自发地组织秧歌队庆祝春节。

1986年夏季,我赴西北考察民族民间艺术,先到了西安又去了兰州、西宁、敦煌、格尔木和麦积山,从天水穿过八百里秦川又去了宝鸡,最后去的是陕北。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走黄河。我开始用自己的心去读黄河、读生活、读黄河两岸这片土地上的人和艺术。黄河教我认识朴素里包含的分量和价值、教我认识“人民”这个词里积淀的文化内涵、教我读这部人民写就的无字之书,我开始感触到人民文化这条涌流不息的大河。
1988年8月至1989年4月底的9个月中,我又随杨先让先生率领的黄河流域民间艺术考察队,马不停蹄地在黄河流域奔波。从青海、宁夏、甘肃一直到黄河入海的山东,把沿河的省份跑了个遍。我们对黄河两岸民族的初始文化、民间习俗、民间艺术、优秀著名的民间艺术家进行了系统专题的考察。这次考察中最让我震惊和深思的是黄河乡村里的剪花娘子们。
黄河乡村里著名优秀的剪花娘子我能一口气说出几十个,像陕北旬邑的库淑兰、甘肃陇东的齐秀梅、山西新绛的苏兰花、陕北延川的高凤莲等等,她们都是五六十岁以上的老人,生活的磨砺使她们充满活生生的个性。我走黄河上的第一课,就是在这些剪花娘子们的炕头上开始的。她们使我走出了狭小的艺术自我,走向了自然、走向了民间、走向了天地间敞开的生命之门。她们使我发现,生活里不仅仅有纯朴美好的人情,还存活着许多古老的文化,存活着民族延续不断的生命原气。
活在民间的记忆图片2
陕西旬邑的剪花娘子库淑兰和她的剪纸窑洞,这孔全中国惟一的展示灿烂剪纸艺术的窑洞前些年倒塌了,身患癌症的库淑兰住进了平房。

这是我走黄河终生难忘的一幕。1989年夏天,我们专程赴陕西旬邑访问剪花娘子库淑兰。一脚迈进库淑兰那黄土坡上昏暗低洼的土窑洞,我就被满窑的彩色剪纸震动了。窑里满墙的剪纸人人、生命树、鹿头花、大牡丹、五毒动物、太阳妹妹、月亮哥哥,艳丽的牡丹花枝上长出了大灯泡,灯泡里又生出了花儿的心,花丛中盘腿而坐的是剪花娘子。库淑兰说:“这就是哦(我)!”她孩子般天真激动地为我们唱起自编的剪纸歌谣:“剪花娘子把言传……”我的眼睛湿润了,我不知流泪是为这纯朴感人的剪花娘子和她满墙的神奇创造,还是为我心灵突然敞开的生命之门。
库淑兰是旬邑县城西南几里远的王村人,她的家就住在村边崖畔的土坡上。黄河流域的乡村我走了很多,一孔孔窑洞出出进进、住住走走,窑里是昏暗光线下的土墙、土炕,窑外是清一色的黄土世界。陕北高原上能剪能绣的婆婆、媳妇、姑娘们村村都有,但延绵千里的黄土世界里,像库淑兰这样神奇富丽、色彩斑斓的剪纸殿堂只有一个。
活在民间的记忆图片3
库淑兰把自己剪成了《剪花娘子》,她指着这幅作品说:这就是哦(我)!

“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诗经》中记述的古代周民族最初生活的地方“豳”(《大雅.公刘》、《大雅.绵》),就在陕西旬邑县西南一带,所以说旬邑是古《诗经》产生的地方,《诗经》中用比、兴隐喻叙事的思维传统仍然被库淑兰生动和富有灵性地发挥着。
文明的观念里,人们往往把知识与文化混为一谈。实际生活中,知识多的人并非都具有鲜明独特的文化心理和通达的情感人性,文明的发展从某些方面助长了我们的优越感。
许多民间乡村剪纸老婆婆们虽然不识几个字,有些临去世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但生活的阅历使她们熟知民风民情,熟知民间天地、人类生存世界里的神神鬼鬼和人情故事。我想,文化不应是文字和知识的堆砌物,文化应是人对生命敏感和谐的感受和体验,是人内心里的一种精神实体,真正的文化应该是和生命一体存活的。库淑兰这些剪花娘子们有文化,她们的文化就是她们对一方水土的生存繁衍、喜怒哀乐、死亡诞生、阴间阳间、形而上、形而下世界切身的体验,她们的文化就是她们的全部生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