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以卵击石(创作谈)


□ 傅玉丽

  傅玉丽,出生于贵州省,浙江诸暨人,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协会员,小说作品见诸《山花》《岁月》《百花洲》《鸭绿江》《青海湖》《江河文学》等,著有散文集《永远的家门》《心中的马儿跑起来》《十二个人的证词》(舍集),小说集《墙》。

  一天,又一天,生活就像一块石头,尽管千疮百孔,每天实打实地朝你打来,清晰、沉实,无法躲闪。

  快三十岁时的某一天,我突然生出了一种奇怪的坐不住的感觉。就像面对一个虚空的、抓不住的对手,我要干点什么才行似的。我确实干了许多,包括写成文字。只是我还不知道文学于我意识着什么。直到一本叫《岁月》的杂志,一年之后,一个叫正阳的编辑的一封短信,直到我的文字变成了小说时。

  《岁月》杂志,岁月——这两个字,不知是不是一种上天安排的巧合,一下让我明白了自己感觉的所在。如此结实的石头,原来却又如此虚弱、飘摇。在让人不断产生质疑,困惑。真假、黑白、喜忧、生死……

  想探知其中的内核,如此,当写作之时,我才发现,每个人的生活其实都是“小”说,从小处在说。

  只是从古至今、从早到晚,我们的生活都飘满了各种真知灼见。不听也会让你听见,不看也会让你了解。我们经常陶醉其中,却发现尽管有哲学、政治、军事、宗教、科技……存在,还是有什么东西让我们思索不清。而每个人的生活都是琐碎不堪、一地鸡毛。却又惊人地黏合、堆积成了生活这块巨大的石头。

  小说创作,在此就是以卵击石了!

  当这门语言的艺术在纸上定格之时,小说就有了超能量一般,真能击石。

  因为对于小说来讲,对于文学创作来说,艺术的手段、作家的思考已经在成就另一层的生命与世界了,令人温暖而自尊、自在而亲和。这是千疮百孔的生活所不能具备的。这也是一切一切的观念和概念之类的“大说”所不能给予的。

  写作散文,是因为直接与痛快;而小说的伸缩却给了作家更大的空间。

  我们被各种观念和概念抓得太久了,需要文学。如果继续下去,尽管那样可能也会有一定的成就,但终究会被慢慢勒索尽一个作家的才华,直至存在理由。

  今年,莫言荣获了诺贝尔文学奖。这是对当下所有中国作家的安慰和鼓舞。对我也是如此。

  多年之前,在纯文学刊物,在《岁月》上发表的第一篇作品就是小说。而现在,在从事多年的散文创作之后,我想,小说又将会是我今后的一个更大舞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以卵击石(创作谈)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