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入编”与“入骗”


□ 岩 泉


十多年来,工作之余别无嗜好,只会看报读书,偶尔也写点东西。承蒙众多编辑老师的关爱,时有“豆腐块”文章见诸报刊,随之“入典”“入选”“入编”的信函接踵而至。起初确实有些受宠若惊,心想,仅读过小学四年级的放牛娃参加工作后“十年自学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于是按“入编”通知要求附上拙作、填好简历、贴上丑照、大步流星到当地邮局用特挂寄出。时隔不久,红彤彤的“入选喜报”如期而至。看着看着几行小字如刺扎眼:“《国际优秀文艺家辞典》档次较高,每本定价为328元,考虑到部分入编者的经济能力,为了使入编者能拥有一本作为纪念,经编委会研究决定,对入编者按特别优惠价每本196元(六折)”末了还特别注明“不交费者不入典(编)”。一盆冷水令我美梦初醒。此时才想起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一古训。真可谓市场经济“要想出名,先得出血”。几年前的200元钱,那可是我月工资的二分之一,不入编(典)也罢。
晚上我把“入编自撰稿”又找出来认真看了一遍,可能是由于当时成名心切审稿不细,二号字标题“入编自撰稿”中的“编”字打印成“骗”字,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入骗 ……”真是无意写错,有心提醒,看来天下的许多事情常常是偶然中蕴含着必然。
发出这些“入典”“入编”信函的地方,绝大多数来自首都北京,那地方得天独厚,从信套到信笺,从文头到文脚名正言顺印着“中国”“中华”的字样。像我等一介山村草民,岂能不肃然仰视。记得若干年前,那时我还在乡下工作,突然接到一封来自北京的笔会邀请函,兴奋得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和爱人商量卖了一口大肥猪作路费,怀揣着“邀请函”来到京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很不景气的旅社。来自全国各地的四十七名业余文学爱好者,每人交上480元会务费、食宿自理。主办单位请了四、五个所谓的著名诗人、教授,信口开河讲了两个上午的课。没听之前自己觉得还能写出点东西,听完了之后一个个都怀疑自己是否是“弱智”。三天的笔会两天半结束,临走的那个下午我去交作品,可是会务处早已人去楼空,只留下一个年轻小伙子在那里跟旅社财务室结账。我们问:不是说下午交作品嘛?那小伙子诡谲地一笑说:那些老师都很忙,你们几个就把作品放在我这儿吧,我会及时转交的。次日早饭后我们离店时,见服务员小姐正在把我们这些人的大作视为垃圾般扫进了空房一角。霎那间我们这些虔诚的诗徒们像是从天堂一下子掉进地狱。有几个从东北来的文朋诗友忍不住泼口大骂:她×的,花费上千元来到北京就认识了这么几个“中国诗人!”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故每次接到这笔会那笔会的邀请函,都心有余悸。虽然武夫杀武夫,文人宰文人古已有之,但不像如今这般花样翻新。欣(惊)闻眼下又盛行互联网,但愿文人在网上作业别堕落为网上作孽或网上行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