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万里:在执着和无奈中跋涉


□ 许水涛



“牺牲好待遇,为救几千万河上人民。”

记:自去年秋天渭河水灾发生后,有关三门峡工程的是非功过成了多家媒体热烈讨论的话题。从水利部门的高级官员、水利专家到一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将这场水灾归咎于三门峡工程,对40多年前峻工的这项工程采取了基本否定的态度,并进行了认真的反思。您父亲黄万里当初是唯一公开反对此项工程的,自然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黄: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深刻反思的话题。实际上,苏联专家力主上马的三门峡工程从建成之日起就暴露出一些弊端,与当初的设计要求大相径庭。这是过去不便深谈的话题,40多年后,历史和现实迫使我们再一次面对这个话题。
记:黄万里的人生因这项工程发生重大的转向,其中的具体情况却不大为外人所知,请您粗略介绍一下他的人生经历。
黄:好的。先父黄万里1911年8月生于上海,是著名民主人士黄炎培的第三个儿子。早年在唐山交通大学学桥梁工程,1932年毕业后任铁路工程师。1931年和1933年分别发生在长江、黄河的洪灾促使他改学水利,以求造福于民。1934年赴美留学,潜心学习天文、气象、地理、水文等学科,驱车考察美国各大水利工程工地,钻研治理江河之道,获博士学位。1937年抗战爆发前夕学成回国,先后任全国经济委员会水利技正、四川省水利局工程师、涪江航道工程处处长。1947年至1949年任甘肃省水利局局长兼总工程师,1949年应邀任东北水利总局顾问。1950年6月回母校唐山交通大学任教,1953年因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奉调至清华大学任教。1957年,他批评苏联专家提出的三门峡水库规划设计思想的错误,认为建库会严重破坏泥沙的自然运行,建库后泥沙淤积将使渭河两岸遭殃,下游的河水也不可能因此而变清,并在水利部召开的有70多名学者和工程师参加的“三门峡水利枢纽讨论会”上,与主张建坝的人争辨了7天。接着,他又有感而发,发表了小说《花丛小语》而被打成“右派”。1964年,面对三门峡工程的严重后果,他上书董必武副主席,积极提出改建方案,未得采纳。“文革”初期,他作为“牛鬼蛇神”受到批斗,被赶出清华新林院的教授洋房,每月仅领20元生活费。1969年,随清华大学员工下放江西鲤鱼洲农场劳动,接受批斗。1972年到清华大学三门峡基地继续接受劳动改造。1978年2月,他的“右派”帽子终被摘掉。1987年曾应邀赴美国12所大学巡回演讲,2001年8月辞世。
记:一个人早年所受的教育特别是家学对其一生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我在阅读有关资料时,感到您祖父黄炎培“实业救国”和“教育救国”的理想在您父亲身上的影响是终身的。我首先想问的是:祖父对父亲的教育和影响体现在哪些方面?
黄:祖父在实业救国和教育救国方面的贡献较大,参与过一些政治活动。也很有政治上的远见。他不像普通家庭那样对子女关怀得那么多,那样重视亲情。因为忙于政治活动和社会活动,他没有什么时间和精力在家照顾孩子。父亲上小学时就住校,没人照顾,很艰苦,放寒暑假也不能呆在家里,而是转住亲戚家,缺少家庭的温暖,他后来对此好像不满意,对我祖母说,为什么那么早就把我塞到学校?他的执着性格和暴躁脾气的形成与此有关。但从另外的方面看,父亲也沾了祖父的光,接受了良好的启蒙教育。祖父是社会名流,在上海认识很多人,如祖父的英文秘书邹韬奋曾辅导过父亲的中文和英文。父亲学的是工科,但历史知识丰富、文学功底深厚,毛泽东曾表示欣赏父亲的诗词作品。他们这一代人中,许多人的人文素养特别好,视野比较开阔,父亲在这一点上得益于所在的家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纵横》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纵横 Tags:黄万里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