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不可貌相


□ 裘山山

  写小说写久了,养成一个习惯,喜欢揣摩人。一桌人吃饭,会下意识地猜测都是些什么个性;一群人开会,也会揣摩台上台下的各等心事;一伙人聊天,也会从人家的对话里感觉到微妙关系,这纯属自己跟自己玩儿的单机游戏。一般来说,准确率八九不离十。有时我说出我的判断,人家会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

  但真正让我觉得有意思的,还是那种判断失误的经历。

  比如前不久从山西长治回成都,在飞机上遇见一位,就失误了。那是个子不高的男人,面色微黑,还有些沧桑。上身穿了一件白色汗衫,背后印着半月形的一排字,~看就是哪个活动发的纪念衫;下身是条牛仔裤,也很旧了。我座位靠过道,他在中间,从坐下后,就两手放在腿上,很拘谨的样子。我心里便暗暗猜测,肯定是很少坐飞机,也许是个农民工?飞机起飞后,空姐来送报纸,他不要;送毯子,他也不要。就这么一直僵坐着。送餐了,他接了过来,就摆在小桌板上,也不动。我不仅悲悯地想,是不是他不知道怎么开啊(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农村大妈就是让我帮她的),我要不要帮他一下呢?

  还好,在我犹豫的时候,他动手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惊讶不已,并且暗自嘲笑自己:人家不但熟练地打开餐盒就餐,还找小姐要了耳机听音乐。因为我们紧挨着,我听见他耳机里传出的声音不是流行歌曲,而是钢琴曲。用餐完毕,人家用餐巾仔细地擦了手,要了一杯咖啡,熟练地放了糖和伴侣,慢慢地品味,喝完咖啡后,他终于从包里掏出一本书来看,是电子书!

  幸好我没好为人师,差点儿出洋相。

  还有一次意外,也让我印象深刻。一家电视台编导来找我,商谈一个访谈节目。编导来的时候带来一个摄像师,说要拍几个镜头。那摄像师长得非常壮硕,看上去孔武有力,一手拿着摄像机,一手拖着脚架。我暗想,这个人太适合当摄影师了,每天扛机器还是很需要力气的。我跟编导建议去我们小区旁边的茶楼里谈,不料那摄像师看了一眼茶楼说,能不能换个地方?我这个机器太重了,上二楼太累了。

  我有些意外,才一层楼梯而已。但我们还是尊重他,就去了对面一家茶室,不用爬楼梯。谈完了出来,编导再说去我们小区拍些外景。那位摄像师又说,可以打的去吗?这回我真的吃惊了,才几步路啊,你就是想打,也没出租车愿意啊。编导小姑娘哄他似的说,就几步路,马上就到了,就在对面。摄像师这才“哦”了一声,瘪塌塌地跟我们去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关键是,他说话的声音还特别地轻柔,带着那么一点点撒娇的语气:可不可以打的去啊?实在是反差太大了,让我这个外貌协会的有点儿犯星。

  其实“人不可貌相”是句很老的话了,妇孺皆知,出自《西游记》:“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类似的还有一句“知人知面不知心”。但中国谚语往往是辩证的,有黑就有白,所以也有截然相反的表达,比如“人靠衣裳马靠鞍”,或者“相由心生”。确实,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凭外貌判断一个人的:此人很俗气,此人很滑头,此人没文化,此人很风骚……或者干脆认为,此人跟自己完全不搭界,永远不可能说到一块儿去。等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