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走的道路


□ 张风奇

  1
  
  我能感觉到棒槌的气息疏导着水流。
  二三十年光阴忽悠过了,那气息始终在时间的河流里淌着,是从梦境的那头儿淌来。
  棒槌说,河是水走的道儿呢。俺挖河修堤干吗?是给水修路哩!
  棒槌又说,水要是没路走了,那不闹大水吗?操!这个谁不懂!
  翟二水说话时爱倒背着手,尤其冲挖河的民工讲话时。他说这有点儿背着手撒尿,谁也不扶(服)的意思。我总要跟上一句,对着蝴蝶迷,扶呗?他总也一甩手,说,去去去,玩你的核桃皮儿去。
  我说,俺哪儿有核桃皮玩哩?他说,就是你裆里的蛋皮呢!
  当年我和翟二水,就是这样没大没小的。后来俺干脆也叫他棒槌,他也不恼。他说,谁叫咱俩有缘分哩!
  我那年刚满17岁。
  我那年高中毕业,回乡务农。
  我那年和棒槌就成了忘年之交。
  我那年就因为写了一篇歌颂家乡滏阳河的诗歌,还有一篇村子里第三生产队积肥备耕的稿件,就被地区的报纸和县里的广播采用了,就收到了邮递员送来的一大卷儿稿纸的稿酬,所以就一时引起不小的轰动。
  公社的狄秘书给村里捎信儿,说叫我跑一趟公社。我去了,狄秘书接待的。狄秘书刚从省农大毕业,是当时的工农兵大学生,也是公社里学历最高的人,长得倒像白面书生似的,只是两只眼睛毛扎扎的,叫人看不见眼珠儿。另外,大男人拖了个女人的大屁股,走路像只鸭子。他问我茅盾的文章《白杨礼赞》读过吗,问我刘白羽的《荔枝蜜》里作家梦见自个儿变成一只小蜜蜂什么寓意,最后问我写诗歌写稿件的构思感想,大概是考查考查我,验证验证我的底细。
  他后来也曾得意对我说,那是代表领导“先用俺狄大学的勺子舀舀你的水,再用俺狄大学的杆子探探你的底儿”。还好,他没有用大勺子舀,也没有用长杆子探,不然我肚子里的那半瓶儿墨水儿,可经不起他又舀又探的。我相信他没有使坏,我也没揭穿他将写《荔枝蜜》的杨朔说成了刘白羽,过后我想我是对的,当初即使揭穿他,凭他的机灵劲儿也会说是故意闪个漏儿试探我哩。他当时摇摆着他的大屁股到书记、副书记屋里汇报出来,就对我说,社里录用你了,每月你们生产队给你记30个工分,自个儿从家里带粮食到粮站换粮票,在供销社大食堂入伙。也不等我回话,便扯开嗓子大声喊:
  棒槌——棒槌——二棒槌——
  有人应声从后院儿跑来。我立马心里就想笑,从侧面看,来人的脑袋上下窄中间宽,长得还真像个棒槌呢,五官好像动画片里的阿凡提。只听狄秘书沉着脸对他说,高书记指示了,叫他和你住一屋,棒槌有点儿不乐意。大屁股说是领导定的,没商量。
  棒槌悻悻地领我到他的小屋里,屋内摆着两张破木床、两条长板凳,后来棒槌才特意给我要来一把木椅子。当时墙脚上戳着镐锨等挖河工具,另外装着满满一屋子的人,吞吐着满屋的烟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