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宁静朴素中内心感动



  多少年来隅居城市,不知有多少回听说过东巩这个地名,于是便有了一个凭空生出的臆想:重重叠叠的大山,一个蛮荒小镇,跟这个日新月异、飞速改变着的世界,不知有多少个时代落差。去看看的兴趣自然是很淡的。
  在初冬踏上这块地方,最初的印象也没有多大的变化,的确是地处荆山腹地,有很多很多的山;的确有些冷清,没有在内心早已习惯成自然的繁华与热闹。只是原以为很小,可其实并不太小,有几条宽阔的马路,主要街道上有繁华的商店,有两个规模不小的酒店宾馆,甚至还有两座桥,分别叫一桥和二桥,桥下是初冬的山溪,潺湲有声,在夹岸的树丛中流向更远的丛山深处。
  现在这个时代,要爱上一个人是不太容易的,要爱上一个地方也是困难的。然而,我却很意外地有点喜爱这个地方了。是因为我喜爱自然山水吗?也许吧。你瞧它,四周是苍翠的山,并不高大,却环环相扣,层层旋绕,温柔的,多情的,把一个宁静安谧的集镇抱在当中,挡着风,遮着雨,把温煦的冬日阳光蓄满。镇子上有不少大树,树上栖落着美丽的小鸟,淡淡碧色的天空飞过墨色的乌鸦和翅膀长长、后腿伸得笔直的鹭鸶,那飞翔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没有一点声音,是因为这里一直很宁静,宁静得让你的幻觉中反倒生出了声音来,你在行人稀少的整洁的街道边溜达,会觉得听到了什么平和的声音,有些奇妙,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细细切切的,若有若无的,使你的心顿时安宁下来,生出一缕柔情或暖意。
  东巩镇是富庶的,它坐落在小小的山间冲积盆地当中,自古以来盛产优质稻米;它又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煤产地,这样的地方是天赐福地。然而,一般人觉得富裕之地总是与热闹喧哗相伴的,离开了灯红酒绿、甚嚣尘上似乎就不是富裕的本色。这印象当然是不错的;可是,到了东巩,你就有点诧异:它富庶,但是它却朴素。你看那宽阔的马路和街道,两旁有最时髦的商品专卖店,卖着最现代的商品;可是并没有华丽俗艳的招牌,没有夸张虚浮的广告;招牌和广告都本色而本分,像街上行走的山里人一样谦和素朴。入夜也没有晃得人眼花的霓红灯——有是有的,不多,也不炫目,是夜色里一串串盛开的山花野菊,点缀着小镇之夜很相宜的晚妆。商店也不像大城市里那样挤得喘气,疏朗大方,店面宽阔。店主从容闲散,见了客人也不张扬,只是微笑着,问:“您家想看看什么?”你说:“随便看看。”他说:“好,那就看看。”然后不再有话,你尽管自己看,他并不紧跟在屁股后聒噪不已,吹嘘自己的货色,热情得叫人难受。街上没有落满灰尘的街心花坛,没有修剪得失真的怪模样的行道树,街心是留白的,通畅的,平坦而整洁的,让人一看就安心,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行道树就是本地山坡上生长的香樟,它们没有迁移异乡的水土不服和精神寞落的颓唐之态,一棵棵健壮茂盛,叶片泛着野性的光泽,舒展着生命自适的快乐。你从树下走过,疑心那香气就是它们的笑声。况且车很少呢,人很少呢,偶尔有运矿石的载重卡车驶过,有骑摩托的山民驶过,也觉得是静中的生动的一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