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挂呀嘛挂红灯


□ 胡学文

  一
  
  白乐带着叶子和女儿躲了一整天,还是被二姨堵住了。
  清早,三人就出了门。白乐骑着那辆破得不能再破的自行车,不时扭出些花样,惹得大梁上的女儿一声声惊呼和爆笑。叶子则从后面搂紧他的腰,要么悄悄拧他一把。刚出正月,天地像没睡醒的婆娘,一脸的青灰和疲倦,让三个人一闹,眉眼处竟也透出些红润来。笑够了,清脆的口哨在坑坑洼洼的路上蜿蜒,纤瘦的雾气害羞似的隐没。白乐吹的是《挂红灯》,女儿让白乐换个曲子,白乐说好,可吹着吹着,就回到了《挂红灯》。百吹不厌。那样子不像出去躲债,倒像去赶集。
  昨天,二姨上门讨要白乐借她的一千块钱。年前,二姨已要过一次。二姨说她现在要用钱,并说白乐答应年底还,不能说了不算,打交道的日子长着呢,别把自个儿的路堵死。白乐赔着笑,让二姨宽限几天,他想想办法,绝不耽误二姨的事。白乐没哄二姨,他确实跑着借了。有可能借出钱的都跑过了。一个个钉子,白乐脑门子都被撞青了。白乐没一点儿怨气,全凭这些亲戚,他才渡过了难关。先是老娘闹病,打发了老娘,又给女儿做手术。女儿是兔唇,是白乐和叶子一大心病,心病治好,欠点儿债有啥呢?白乐能还的。至于什么时候还完,白乐没谱。债主可没白乐这么好的耐性,于是白乐借李家还王家,拆东墙补西墙。白乐只能这么办。年过得还是蛮快乐的,仿佛他已还清了所有的债,仿佛别人倒欠了他的钱。白乐不愁,如果愁早就愁死了。就算心里愁也不在脸上露出来。二姨一直没上门,白乐以为二姨从别处弄上钱了.直到昨天。二姨说她以为白乐会送过去,想来白乐挺忙,她就自己跑来。白乐说钱已经说下了,明儿就给二姨送过去。白乐信誓旦旦地保证,有一句假话,二姨把他的眼球抠出来。二姨撇嘴,你的眼珠能做灯泡还是能当炉灰蛋?我不要,你还钱就是。白乐轻松地说,我挪挪,不就一千块钱么?二姨说你别送了,我还是过来吧。
  二姨一走,白乐就出门了,直到傍晚方踏进家门。叶子避开女儿,问白乐借上没,白乐说晚了一步,有钱的都借出去了。叶子愁眉苦脸的,这可咋办?二姨明儿要来的。白乐想了一会儿,说也只好出去躲躲了。叶子说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再说也不地道。白乐说咱不是不还,借不上么!二姨知道咱的难处,她会想别的办法,等有钱咱连利息一块儿还。叶子还是发愁,二姨想不出办法呢?白乐哧地一笑,这怎么可能?十个办法都想得出来,二姨在他们村有过三个相好,一个是村长,一个是会计,一个家里养着车,借个钱还不容易?叶子似乎被吓坏了,打起架来可咋办?白乐说你没必要操这个闲心,二姨当过妇女队长,再有几件事也能摆平。叶子说难怪人家叫你活宝,你真是……叶子口气隐着不满,眉头的疙瘩却舒展了。
  去什么地方躲,白乐并没有明确的想法。去亲戚家不大妥当,万一他们向白乐追账呢?去叶子娘家更不可能。叶子不去。直到上路,白乐才想起一个去处,说咱们去逛镇吧。叶子挺高兴,女儿去过镇上去过县里市里,但去的都是医院,逛镇还是头一遭。
  大部分店铺都关着,偶有开门的,要么是倒便桶,要么是在门口劈生炉子的木柴。白乐说镇上人真够懒,要是咱有这么个铺子,五更天就开了。一条主街不长,三人来回走了八九趟,店铺才陆陆续续开了。白乐领叶子和女儿走进一家服装店,女店主边打哈欠边问叶子买啥。叶子看白乐,白乐抢着说看看啥合适。白乐问这条裤子多少钱,店主说个价,白乐唔一声,问那个夹克呢,店主再报个价。叶子和女儿跟在身后,似乎在给白乐当参谋。店主看出白乐没有买的意思,不耐烦地问,你到底要啥?白乐说我先比较比较价钱。店主不再搭理白乐,叶子拽拽白乐袖子,出来。旁边是化妆品店,叶子说什么也不进去,白乐说,不买还不许看看?叶子在门口站着,白乐拽着女儿的手一遍遍问价,直到店主皱眉。五金店,白乐除了问价,还要试试。比如筛子,比如木杈,比如牛套绳。当然,白乐并不打算买,他在耗时间。大大小小的店铺转了个遍,还不到中午。叶子和女儿已经没了兴致。白乐花一块钱给女儿买了一支糖葫芦,女儿给白乐叶子各拽了一颗,白乐说等于下饭馆了,哈。又进店铺逛了逛,日头才转正了。白乐领母女走进一个小饭馆,服务员问白乐吃啥饭,白乐说自己带着呢,在你这儿坐坐。服务员横白乐一眼,去去去,没闲地儿。白乐说那就给一碗开水吧,孩子不敢喝冷的。三个人蹲在饭馆门口,啃着从家里带的馒头。叶子悄没声息的,白乐则边吃边说,闺女哇,这镇上的饭馆实在没啥好吃的,等你长大,爸带你去县上的饭馆吃,人家那是什么手艺?能把鸡做成凤凰,能把死鱼做成活鱼。女儿问白乐吃过没有,白乐嗯啊几声说,那还用吃?闻就闻得出来。女儿问什么时候回家,白乐和叶子相视一眼说,听说耍猴的要来,咱不等了?女儿两眼放光,拍手道,等!等!叶子悄悄拧他,怎么拿这个哄她?白乐说,姑奶奶,不哄能把她留在镇上?这阵子没准儿二姨在门口候着呢。叶子不吱声了。日头渐渐往西边坠去,街上冷清了许多。女儿问耍猴的怎么还不来,白乐说估计耍猴的粗心大意,没拴牢,让猴子跑了。女儿失望地问,不来了?白乐说再等等。店铺依次关门,白乐说看样子是不来了,咱们回吧。天色已经暗了,路上没一个人,白乐想二姨肯定回了。可进屋不到五分钟,二姨就靠在门框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