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Deco了什么?


□ 杨 旭

我们Deco了什么?
杨 旭

惊蛰,万物复苏。记忆像被打了一针强醒剂,也醒了。俄顷申城主流媒体有关“城市历史记忆”的报道层出不穷,“城市记忆”蔚蔚然,一时成为显学。《新民晚报》于二○○七年四月八日专题报道了《城市的记忆由历史来串联——由和平饭店改建引起的议论》。议论来自三位嘉宾。“……和平饭店是上海Art Deco建筑中最具代表的一个……在我的印象里,和平饭店是奢华的……”其中的一位嘉宾兴奋道来。
先不说和平饭店是否沪上Art Deco建筑之典范。显然,单是和平饭店改建这个话题,就足以又一次撩拨起恋恋于Art Deco的“海派”人士之思古幽情。
Art Deco通常被译成“装饰主义”。这个称呼总是让我想起学生时期一次笑话般的经历。有一次,我在课堂上提问:“艺术”(Art)装饰(Deco)了什么?当时,我感到Deco(装饰)后应该有宾语……结果惹得哄堂大笑。荏苒二十载,我现在想问的是:我们装饰了什么?还是我们被“装饰”了?
Art Deco的前期背景绕不过早先由拉斯金 (John Ruskin,1819—1900)和莫里斯(William Morris,1834—1896)倡导的工艺美术运动(Arts and Crafts Movement)。十九世纪中期,英国正由工业革命的“自由资本主义”(Liberal)转入“自由资本主义后”(Past-Liberal)阶段;由放任的自由竞争过渡到由国家管理机构协调发展,政府限制了企业集团的绝对自由,这一“宏观调控”反倒促使企业的机器生产效率空前提高,规模性的机器生产使人们的日常生活充斥着工业制品,大量产品不断地向海外殖民地输出。但是,工业化机器产品的粗制滥造与维多利亚时代蔚成风气的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美学思想格格不入。与拉斯金同时期的建筑师、思想家普金(A.W.N.Pugin,1812—1852),于是试图运用中世纪的语汇作为一种道德力量来抗衡当时的机器物质社会。拉斯金继承了这一思想,用“想象”的美学与“回到中世纪”的道德回归来反思工业化的城市。

拉斯金的美学与当时的“新古典主义”(十九世纪中后期新风格的名称,视古希腊、罗马为典章)相抵牾,这一抵牾的根源其实在于他对文艺复兴的批判。拉斯金在《建筑的七盏明灯》中指出:“古代希腊建筑以及近代文艺复兴建筑从本质上来说是卑鄙的,而哥特式建筑从本质上来说是高尚的。”这一结论源于他独特的阐述:“哥特风格允许甚至需要工人的自由、个性以及自发性,它体现了一种更完美、更道义的生产方式,从而使工匠们修建出了比文艺复兴风格更伟大的建筑。”(《威尼斯之石》)他认为古希腊建筑是一种“奴隶性装饰”,其过程是以工匠在奴隶身份下的绝对服从而实现“艺术”指令,工匠自身在其中则毫无自由可言,不能体现人类内在活力。如果说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是一个由“神性”走向“人性”的解放过程,那么在拉斯金这个笃信福音派基督教的教徒眼里,这种被解放了的“人性”预兆着“原罪”也被彻底解放。若将这两个时期的艺术家做比较,不难分辨:中世纪的艺术家与工匠没有多大区别,许多石匠、木匠在建造过程中居于支配地位(相当于现在的艺术总监),而一些建筑师则被归入一个较为优秀的工匠行列,同样用自己的双手劳作谋生。“人们不会忘记基督一直是作为一个木匠的儿子被抚养大的(《世界工艺史》,爱德华·露西—史密斯著,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二○○六年版)。文艺复兴时期的巨匠们却努力地摆脱“工匠”身份,从西斯廷教堂到美第奇家族系列雕像,通过这些宏伟作品,艺术家们似乎是在用科学知识与艺术来超越他们原先的工匠属性。
应该说,拉斯金的美学思想当中混合了他的宗教信仰、道德价值。他那著名的“感情误置”(Pathetic Fallacy)学说便是挑战“新古典主义”所缵承的古典时期的“理性”。“感情误置”不仅仅意味着对自然界的诗意抒怀,更是拉斯金得以批评文艺复兴以降过于强调“人性”的一种方式,由此,便不难理解他在《近代画家》中对“想象”的论述:“创造——必须善于创造,即它必须是由想象产生的”,“这种心理能力本身是人的最高度的心智能力……诗人或画家的每一伟大构思都是这种心理能力所形成和处理的”。拉斯金在美学上用“想象”、“情感”来批判“新古典主义”及“文艺复兴”;在社会道德范畴里,他寄望于中世纪,以此来绳愆纠谬,其实是借用“复古”而达到“革新”,对工业革命引发的“自由资本主义城市”之杂乱无章、道德丧落敲响警钟。与实用主义相对抗,他那警句式的謇谏犹存:“装饰和建筑艺术都表示出它们拒绝一种使效率和生产最佳化的工具主义理想占据全部生活。”
一八五一年,为第一届世博会专建的“水晶宫”落成于伦敦,经由建筑师佩斯顿(Joseph Paxton)的设计,开创了铸铁的“预制装配”(Prefabricated Assembly)方式,对此,拉斯金直言不讳:“这些喧嚣的东西(指机器)无论其制作多么精良,只能以一种鲁莽的方式干些粗活……人类并不倾向于用工具的准确性来工作,也不倾向于在其所有的活动中做到精确与完美,如果使用那种精确性来要求他们,并使他们的指头像齿轮一样去度量角度,使他们的手臂像圆规一样去画弧,那你就没有赋予他们以人的属性……”他认为,只有幸福和道德高尚的人才能制造出真正美的东西,而工业化生产和劳动分工剥夺了人的创造性,因此不仅不可能产生好的作品,而且还会制造众多的社会问题,因此,只有回归到中世纪的社会生活和手工艺劳动,才能重构美与道德的平衡。毋庸置疑,拉斯金是以独特的浪漫主义方式,试图通过艺术来影响社会,他的倡导与批评针对当时作为“世界工厂”的英国,尤其有着警醒的意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7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