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沉默中的风景


□ 高方方

  在“晚生代”作家群落里.毕飞宇是一个总也绕不过去的存在,当其他作家都沉湎于欲望化书写、羁绊于解构性狂欢的时候,他依然持守着现实主义的精神位格,选择用心灵的行走去丈量生命的高度。他总是固执地将目光聚焦于在庸常破碎中挣扎的生命个体,耐心疏导被强制拥堵压抑着的现实,在那些错位的、颠倒的、几近被遗忘的细碎微尘中,感知生命淬火砥砺之后疼痛的深刻。

  可以说,从《雨天里的棉花糖》、《青衣》到《玉米》、《平原》,毕飞宇的小说在整体的语流走势上,呈示出的虽是舒缓流畅的调子,但其内里却总潜隐奔突着一股躁动不安的欲望,而在获得本届茅奖的长篇小说《推拿》中,作者却有意给了我们一份难得的宁静与温情,提供了“常人世界”与“盲人世界”一次四目对视的机会.让读者看到和了解了在盲人沉默黑暗的世界里.固然有着不可言说的残缺和被命运抓涉的伤痕,但他们又是如此坚韧执着地用双手来涂染弥合这片生命的盲区.他们的世界“一直没有光”,他们却“始终好好地活”,铺展出生活的很多可能。

  一、盲人世界的温情言说

  对于“常人世界”而言,“盲人世界”永远是一道沉默着的风景。

  习惯了在喧嚣中纵情.于光影处流连的“常人”.也许只有在去推拿房的路上.才会记起这些被遗忘在角落里的特殊生命群体的存在。这样来看,毕飞宇选取“盲人推拿房”这样一个“常人”既陌生又熟悉的封闭环境,来敞开一群被社会封闭了的盲人的故事是别有深意的。

  毕飞宇曾这样表明自己写这部小说的情感态度:“人的立场是我唯一愿意坚守的立场,而不可能是残疾人的立场。把残疾人看做‘另一种人’,是对残疾人最大的侮辱和伤害。”悲悯和怜惜固然是人类美好高尚的情感,但前提是尊重与理解,要知道即便是来自边缘底层微不足道的一个个体,他也活得高贵而尊严。也正是本着这份对盲人的尊重和理解,毕飞宇在处理情节人物时就显得分外细腻谨慎,表现出内心之于盲人题材书写的敬畏和尊重。

  可以说,《推拿》暖色温情的营构,除了作者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紧贴”盲人内心肌理的叙述视角。比如,在“王大夫划胸事件”中,作者采用了一种推、拿、捏、揉的心理爬梳式写法.文本叙述的视角也随之发生巧妙的偏移和流动,使主人公内心的挣扎得到了很好的展示,这既增加了叙述的张力,又让文本的人物形象立体丰盈起来,从中我们也可以深切体味到.毕飞宇这种“紧贴”盲人心灵书写姿态的温暖。除此之外,在对都红“钢琴事件”与“捐款事件”纠结心理层面的梳理呈现上,作者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叙述耐心,充分尊重了盲人敏感个体之于“尊严”的执守.而对纵意嫖娼的“污点人物”张一光.作者也同样给予了其莫大的理解和同情,文本不单写出了他“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皇帝梦的荒诞与虚无.还透视到其黑色眼眸中庆幸生还背后“无边的恐惧”。

  可以说,毕飞宇《推拿》中之于“人的立场”的坚守和“紧贴”盲人内心肌理叙述视角的选择.都让我们在当下文坛的浮华喧嚣间读到了温情言说的可贵,这不仅丰赡了新世纪底层文学的人物谱系.还让我们感受到了现实主义的生命能量和其回归的热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