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婆


□ 石 子

王婆
石 子

王婆是我家对门的一位孤寡老人,她离开人世已有十多年了。十多年的岁月风尘使许多往事都已渐渐淡化,唯有我对王婆的思念却愈来愈深,愈来愈浓。
王婆和王爷没有孩子,从记事时起,我们姐妹四人就成了她的孩子。那几年生产队的农活忙,父母亲总是早出晚归的,很是辛苦。由于王婆年龄大,参加不了生产队的劳动,于是她先带大了大姐和二姐,然后再带我和妹妹。在我们姐妹四人中,我和王婆最亲,春夏秋冬,我总像影子似的跟着她,从早到晚和她形影不离。
父亲脾气暴躁易怒,成天阴着一张脸,动则张嘴骂人或动手打人。放学回家晚了,一篮子猪草没有打满或是闯了什么祸,我就不敢回家,怕父亲那凶狠的目光和家里阴郁沉闷的空气,常常趁着苍茫的暮色,悄悄地跑到王婆家里,在那里吃了饭,再由王婆把我领回家。父亲虽然性格古怪脾气暴躁,但对王婆却很敬重,在我心里,自己纵是闯了天大的祸,只要王婆一出面,一切都化险为夷,风平浪静。在我幼小的心里,自己的家似乎永远是门窗紧闭———冷漠而又寂寥。而王婆的家,虽简陋贫寒,却永远那么温馨。冷了,王婆会把炕烧得暖暖的;饿了,王婆会给我们做香喷喷的饭菜。特别是我在外面受到别人的白眼和冷落,王婆就会伸出她那粗糙却不失温暖的手,抚平我内心的创伤。在我的心里,王婆就是我的亲婆,是和我血脉相连的人。
我爱王婆,王婆更喜欢我。
春天来了,野外花红柳绿,一片生机盎然的聚盛景象。在春日暖暖的阳光下,王婆领着我,顺着弯弯的山路去姚梁给猪拔草。在明媚的阳光中,在绿色的田野上,我幼小的心灵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山明水秀的春光,更有王婆像春光一样明媚像春花一样灿烂的爱。
多少年过去了,幼年时跟王婆去野外给猪拔草的一幕幕常常浮现在我眼前,每当此时,我思念的潮水漫过那如烟的往事,只把一往纯净和柔美留在心间。
年年岁岁,在家乡的色彩斑斓的田野上,到处都留下了我和王婆的足迹。在那样的年月里,食物是那样的缺乏而显得那样的珍贵,王婆常常是省吃俭用,从她的嘴里匀出些粮食来喂养我们。跟她出去干活,她常常出其不意地从口袋里掏出两颗熟鸡蛋一个苹果或巴掌大的一块馍,那时,我的心里是那么的惊喜万状。
家里只有父亲一个男劳力,加上我们姐妹又多,生活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那时,队里分的苹果要从一家人的工分里扣除,为了多分些口粮,父亲常常不要自己家所得的那份。每年秋天,看着人家喜洋洋地把红彤彤的苹果一篮子一篮子往家里挑,我心里既羡慕又酸楚,是王婆用她那颗善良质朴的心温暖了我那颗过早地饱尝人间艰辛的心。
记忆最深的要算每年的冬季,虽然我们衣衫单薄褴褛,但在王婆家的每一天却充满欢乐。父母早早地把我和妹妹送到王婆家就出工去了。天气奇寒,可在王婆家温暖的火塘前,我和妹妹不仅喝上了香甜滚烫的羊奶,而且吃上了香脆的玉米面饼子。冬日晴暖的上午,我和妹妹常为王婆干些力所能及的事。那时,因为有王婆的照顾,我的心里充满了单纯的快乐,我和妹妹常常跟王婆坐在她家既暖和又避风的后院,王婆一面干手里的活一面唠唠叨叨地说些陈年旧事。我坐在她家破旧的椅子里,有一段没一段地听着王婆的絮叨,眼睛盯着对面不远处瘦瘦的寒山,目光便迷离起来。我又做梦了,梦见春天来了,柳丝长了,小白兔又挎着篮子走进美丽的大森林,走进我童年快乐又单纯的梦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