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参差荇菜(短篇小说)


□ 静 澜

  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家庭故事,折射着现实的丑陋。父亲有了外遇,女儿想要把父亲杀死却引起了一连串的事件。大人的悲剧酿成了孩子的悲剧,言传身教的重要性在小说中得以有力印证,读来令人痛心。

  1

  武小玫死了,她是从教学楼顶层跳下来摔死的。

  那天,天空中飘着雪,皑皑白雪使校园充满了诗意,像一幅水墨画。中午放学时学生们都异常兴奋,他们每天在书山题海中挣扎,本该五彩缤纷的年少时光被各科作业和辅导书挤对成了灰色,像这冬日的天空,也难怪天气的变化会引起小小的轰动,有几个学生打起了雪仗,就在这时教学楼前一片慌乱,女生的惊叫声,男生的呼喊声交织着,武小玫跳了下来,重重地落在了洁白的雪地上,如花的脸庞被摔得面目全非,她红色的羽绒服在雪地上分外夺目。陈静觉得天空中的雪片像极了一片片的纸钱,而校园里的树木似乎都披上了白衣,在为这个十五岁的女孩儿送葬。

  武扬沉默着,这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双手紧紧地抱着头,他的脸埋在双臂间,陈静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他的手一直在用力揪着头发。虽然小玫是自杀,可毕竟是在学校跳楼的,学校也有一定的责任,廖校长和乔主任最担心的是家长因此事上访。如果事情真的被媒体曝光,不但学校的生源会受影响,说不定他们头上的乌纱都保不住。

  校长室的气氛很沉闷,廖校长在吸烟,他的一绺长头发从一侧梳过来,欲盖弥彰地趴在闪着亮光的头顶。乔主任给武扬倒了杯水,陈静有些不知所措地坐在一旁。“请节哀,保重身体,按说孩子是自杀,学校不该负担什么责任,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我们校委会商量决定给您十万元的安抚费,这事儿就此了结,您不要再张扬此事,也不要再追究,你看怎么样?”廖校长恳切地说,“这孩子她有什么想不开的呢?这孩子,她怎么会寻短见呢?”陈静似乎在问武扬,又似乎在自言自语。沉默了许久的武扬终于开口了,他抬起头,那些本来就稍微卷曲的头发经过他的抓挠已零乱不堪,像极了蓬松的杂草。他叹了口气,声音有些哽咽,说:“我的孩子我了解,我不会追究学校什么责任,一切就按学校说的办吧。“陈静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她最怕家长抓住此事不放,如果真的追查起来,她不敢想后果会怎样,那些细节除了她和柳青青之外没有人知道,但如果上面真的追查,难保柳青青会不打自招,到那时也许自己会被辞退,也许会被告上法庭,也许……她不愿再想下去。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荇,这个字念xing,”柳青青讲到这儿时,教室里一阵骚动,。性!”武小玫冲莉莉挤挤眼说。小玫的眼神坏坏的,莉莉马上会意地笑了。这时,小玫故意拖着长声悠扬地大声念“荇——!”这个字被她这样一读便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教室里一片哗然。柳青青用黑板擦拍打着讲台,满脸通红地说“安静!下面的时间自己背诵这首诗。”

  回到办公室,柳青青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啪地将书摔在了办公桌上,那响声惊得大家都不由得停下手中的事向她行注目礼。“这课没法上了!”柳青青气急败坏地吼着,陈静正在批改作业,她知道柳青青这个举动是针对她来的。她抬起头,习惯地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问道:“这是怎么了?谁又惹着咱们漂亮的柳老师了。”陈静是这个班的班主任,教英语,班主任越来越不好当,得在各科任老师间斡旋,还得在处理班务工作时明察秋毫、运筹帷幄。有时当警察,有时当保姆,有时当心理医生,有时得当监工……柳青青把课上的情形讲给大家,未了说:“现在这些女孩儿怎么才上初中就这么不知羞耻啊!臊得我脸都红了!”办公室的同事们便你一言我一语地抱怨起来,张芬说:“现在这些孩子们也不知道整天在想些什么!都是那些黄色网站惹的祸!”柳青青说:“我那次问‘同学们,这道题做了没有?’很正常的一句话,教室里却乱了,‘做!’‘做了没有。’有些学生一听到这些词就兴奋!这课还怎么上啊!”

  陈静心想:“真没出息,学生还没怎么样呢,你先脸红什么?连这样的突发事件都处理不了,还怎么当老师!”不过她表面上却不得不安慰柳青青说:“放心好了,我一定让小玫给你道歉!这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张芬凑到陈静耳边低声说:“那天两个男生陪你们班武小玫去医院打胎了,医院不给做,后来在我表姐开的那个诊所做的。我当时正在陪孩子输液呢,他们进去了,你猜怎么着?两个男生争着付手术费,结果武小玫说谁也不用,手术费自己付。也搞不清哪个是孩子的爸爸!”张芬说完撇撇嘴,一脸的鄙夷。

  陈静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决定晚上去小玫家一趟。陈静很少家访,大都是打电话让家长到学校。武小玫的档案中母亲是无业,父亲是某公司总经理,而且从小玫的衣着也不难看出,她家里收入颇丰,很显然小玫的妈妈在家做全职太太,陈静觉得针对小玫现在的状况,必须和她家长谈谈。

  其实,那天中午陈静并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她只是心平气和地告诉小玫:“今天晚上我想去你家和你爸妈谈谈,你告诉他们晚上在家等我,”没想到小玫异常激动,她用挑衅的眼神看了陈静一眼,恶狠狠地说:‘你如果去我家,我就死给你看!”她紧咬着下唇,白皙光洁的脸此刻竟然显露出与年龄极不相符的狰狞,那表情,那眼神不禁让陈静心里一颤,“你少拿死吓唬我!”陈静啪地一拍桌子吼道,她最讨厌现在的孩子动不动就出走或以死相胁,小玫好像真的被陈静吓唬住了,她说:“好吧,我告诉他们等你,,我可以走了吗?”“去吧,雪天路滑,回家慢点儿。”陈静叮嘱道,武小玫跑出了办公室,出门时和柳青青撞了个满怀,柳青青进屋后问:“怎么了?我好像听到小玫说什么死给你看?”陈静说:“没事,现在这些孩子动不动就,拿死吓唬家长和老师,她可能是怕我去家访,故意那么说的。”“哦,是这样啊!”柳青青话音未落,她们就听到了学生们的尖叫声,武小玫真的死了,陈静吓呆了,待她回过神来,她哀求道:“青青,你刚才就当什么也没听到!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柳青青面色苍白神情恍惚地点点头。

分享:
 
更多关于“参差荇菜(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