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源于生活 高于生活


□ 李 骞(彝族)

  一个作家如何踩准时代前进的鼓点,敏锐地发现社会变革的风气,写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有思想、有深度的作品,是检验作家良知的试金石。一个有思想的作家,就应该责无旁贷地把自己的写作理想融入时代的大潮,为生活的精彩而讴歌,为社会的病态而忧愤。
  读《方向盘》(发表在《民族文学》2007年第2期),如古人所云“一则以喜,一则以忧”。所喜者是看到了新农村建设恰似一股和谐春风,给贫困的山区带来希望,所忧者是目前的农村要实现新的变化,哪怕是前进一步却又是如此艰难。从这个意义上讲,彝族青年作家吕翼的中篇小说《方向盘》是有一定社会认知价值的。虽然这篇小说在艺术结构上有着明显的缺陷,但是作者提出了在新农村建设过程中应如何留住人才的重要命题。
  人是文学描写的中心对象,《方向盘》坚持人物塑造的现实主义原则,从现实的、有生命的个体出发,遵循生活的内在逻辑,按照人物的本体性格来复制其人物本来的形象,创造出了富有时代意义的三代农民形象。就所从事的职业性质而言,父亲是对祖父的继承,尉涪又是对父亲的继承,但是这种继承不仅仅有生产工具的变化,更是劳动观念和思想的更新。这三个形象作为不同时代的农民代表,都对他们自己所生活的年代进行了历史和现实的诠释。爷爷在修建农村公路过程中的壮烈牺牲,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在过去的时代,不管是赶马的爷爷,还是开手扶拖拉机的父亲,他们都没有走出贫穷的困境,依然固守着闭塞而穷困的白杨树村。小说细致地表达了生存境遇中山区农民特殊的心态,他们悲观但不绝望,他们贫寒却又倔强地守护这块生养他们的土地。尉涪是新一代的知识农民,他血管流着父亲的质朴因子和爷爷的坚韧基因,面对贫苦的故土,他虽然没有“以乡村为己任”的雄心壮志,也没有“感时忧国忧民”的悲愤情结,如果没有恋人许玫的情爱纠缠,他甚至要逃离令他心痛的白杨树村。尉涪在精神上虽然遗传了父辈们的气质,但他毕竟是一个受过现代文明教育的大学生,城市的现代生活观念在他的灵魂深处刻下了烙印。所以不管是最初的逃避还是最后的留守,都符合人物性格发展的逻辑。
  人是小说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复杂的元素,只有处理好人物与现实生活的辩证关系,小说中人物形象的意义才可能抵达作品所要表达的主旨意蕴,人的生存实践才会产生客观的审美效果。《方向盘》在描写三个主要农民形象时,没有对人物做简单的意识化处理,尤其是牵动整个情节发展的主要人物尉涪,不仅恰当地处理好了他所具备的角色功能,而且写出了他性格的多面性和反复性。尉涪的角色是特定时代和社会生活的镜子,他的价值观,他的行为方式都和当下的社会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他性格的遗传基因是农民式的,他的行动准则却具有城市知识青年的思维理念,他的人生命运是城市与乡村生活相互撞击的折射。如此,小说才具有现实主义的真实性。
  其他人物形象则以碎片方式存在于小说中。如许玫、许玫的父亲村主任许振山、秦副乡长、冯五爷、独眼赵四、王矮三、姜寡妇、罗二嫂、冯根等人,他们虽然着墨不多,仍然以各自不同的性格特征表达了不同的审美意识。许玫是一位乡村女教师,她是乡村文明理想的实践者,尽管能力有限,但总是把自己的根扎在贫穷的土壤。许玫作为白杨树村土生土长的小学教师,她努力达到的目标就是让孩子们以读书的方式走出封闭落后的山村。许玫让读者看到了乡村文明的希望,尽管这种希望似乎还有点渺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