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澜沧江:无源之水?


□ 杨浪涛

在中国,有关大河正源的问题,人们通常承认水利部的定论。长江源头由长江水利委员会一锤定音,黄河源头由黄河水利委员会作最终裁决,那么没有专设“委员会”的澜沧江呢?

澜沧江的第15次考察和两个“新”源头
1999年6月27日,中科院遥感所的刘少创博士将一面蓝色旗帜用石块压在冰川边上,这是他发现的澜沧江吉富山源头。
同年7月19日,德祥澜沧江源头科考队将一块“澜沧江源头”的石碑立在了果宗木查山坡上,宣布由冰川融水汇成的拉赛贡玛为澜沧江的源头。
吉富山源头与拉赛贡玛源头相距约6公里,仅一山之隔。
两支考察队在同一时间段上的两次考察,得到了两个不同的结果。一时间,本来就众说纷纭的澜沧江源头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澜沧江是著名的国际河流,东南亚第一巨川、世界第六大河,源于青海,经西藏、云南出国境后称湄公河、湄南河,意为“众水之母”。不管是茶马古道,还是柬埔寨的吴哥文化,都是依靠澜沧江生存和发展的。在过去的140年里,澜沧江至少挫败了13次人们寻找其发源地的努力。各种资料上记载的关于其源头的说法有十几种,而以不同源头为起点的河流估测的长度,也从4000公里到最长4880公里不等。
2005年一个冬日的上午,我来到中科院遥感所,见到了吉富山源头的发现者刘少创。
刘少创的办公室略显简朴,甚至有些零乱,到处是书、图纸和各种野外装备,为了给我找一个凳子,他跑出去了好一会儿才回来。
“确定河的正源,你依据什么标准?”我问。
“河长。”
“我看过有关德祥澜沧江源头科考队的报告,他们主要依据的也是这一标准。” 我说。
“你说的意思我知道,” 刘少创笑起来口音比较模糊,但思路异常清晰,“按照这一标准,澜沧江源头只可能有一个。这两种结论只可能一错一对,或者都错,但不可能两个都对。”
据刘少创回忆,1999年6月,先后出发了两支中国科考队:一支是以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常务副主席高登义为队长的德祥澜沧江考察队,另一支就是由他带队的中科院遥感所考察队。遥感所队考察队员原为两名,其中一名队员哈尔滨电视台国际部主任郑鸣因气候原因中途退出,因此实际上该队主力队员只有刘少创一人。
出发之前,刘少创首先和有关专家讨论了确定源头的准则。按目前广泛采用的标准,澜沧江源头的确定采用了“河源唯长”的准则,即最长的支流对应的源头就是澜沧江的正源。刘少创对澜沧江源头的考察分两步走:第一步,利用卫星遥感图像对照地形图进行几何纠正,再用遥感图像处理软件中的长度量测工具进行河长量算。第二步,到实地用GPS进行验证核对。
莫云是青海省杂多县一个边远的乡,却是近代探险史的焦点,它的名字屡次出现在国内外探险家的笔下。6月21日,刘少创和两位藏族向导尕盖和多贡从莫云乡出发,他们三人各骑一匹马,另有两匹马用来换乘和驮行李。尕盖和多贡都会讲汉话,随身带着小口径步枪,以防野兽袭击。他们在海拔4600米的高山草甸地区缓慢地前行,以防走快了踏进泥潭或被石缝蹩断马腿。当地的牧羊犬很少见到生人,突然见到这样一彪人马,便狂叫猛追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