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远的珞珈山


□ 周百义
永远的珞珈山
作者:周百义


  我常常想,如果在而立之年没能到美丽的珞珈山上读书,我此生的轨迹又将指向何方呢?
  这一切,至今忆及都像是一场梦。
  这场梦,始终与一个叫刘道玉的人有关。
  
  1大山,连绵的大山,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大别山。夕阳西下时,我拖着疲倦的身子,卧在树丛里,眺望着树梢上镶着金边的云彩,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追问自己:难道我就这样度过一生?
  小学毕业,因为家庭出身,因为父亲的右派身份,我即随在小学当教师的母亲下放到农村。繁重的劳动,被人歧视的“黑五类”身份,让我小小的心灵里就蒙上了阴影。也许,十六岁还是一个幻想的年龄,我不甘心命运对自己这样残酷,不时地在笔记本上涂抹着自己要读书、要写作的愿望。
  推荐工农兵学员,我以“可教育好的子女”身份去报了名,结果可想而知,但我没有死心,当下一次报名来临时,我鼓足勇气又去了公社,结果仍是名落孙山。命运对我就如此不公,此生此世我就老死在那几分贫瘠的土地上吗?我不止一次地思索这个问题。
  在母亲的再三努力下,1973年,我终于去了我就读的余子店小学当代课教师。这里,我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有了一张可以摆放油灯的书桌。我夜以继日,如饥似渴地寻找一切可以找到的图书阅读。在书桌的旁边,贴着我不认识的注有拼音的生字。每一周,我都会更换新的内容。书桌两边墙上,我贴着马克思与鲁迅的两句话:时间就是生命、天才在于勤奋。
  1977年,大学招生的消息传到了我所在的乡村小学,深藏在心底的读书的愿望又蠢蠢欲动。大约周围的人都认为我这个小学学历的青年人在做不切实际的梦,但远在外地当工人的哥哥支持我的打算,并为我寄来了一些复习资料。他是66届的高中生,此时,他也在准备重温大学梦。可是,小学里没有一个曾经考过大学的同事,也没有人告诉我应当如何复习,我搂着数学书一个劲计算什么正数与负数,对于什么是鸦片战争、什么从昆明到北京走哪条铁路我皆置之一旁。何况那时我每周要给学生上22节课,还要带学生到深山里去打一次柴,对于一个连初中都没有读过的我来说,不好意思也不愿让人知道我在复习“考大学”。
  高考报名时,公社文教办的负责人提到我的学历,一个小学毕业生也考大学?幸好曾在我隔壁住过的一位老师这时也到了公社文教办,他为我说了—句话,我才得以与其他考生一起走进了考场。
  试卷改完后,我的作文在全地区得了个最高分。作文被改卷的老师刻印后带到了各县,关于我被清华、北大录取的消息不胫而走。我在希望与失望之间煎熬了几个月,当熟悉的人一个个被录取后,我还是只被录到了一所中等师范学校。后来,我才得知,我的数学得了零分,这还不算,我的政治做掉了一道题——为了显示我的能力,当时我只忙着去做参考题了。但参考题并不算分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